记一件滥用公权力的小事

Enter a comma separated list of user names.
nana's picture
Nana

"我把人生浪费在美好的事物,或者寻找美好事物的路上。"

"Everyday I did not spend in solitude was wasted."

微信公众平台: 人生不过如此

微信号: nana-boston

Author: Nana
Date: 
2016-01-16
TL;DR (too long, didn't read) 版本请直接看最后一段。 波士顿城里有一个美丽的花园,叫做Public Garden,建于1837年,四季都有奇花异草,现在则樱花盛开。它在地图上是一个小巧精致的长方形。旁边是波士顿的公共绿地,地图上的三角形。

 wanjiaweb Boston

我今天下午四点多把车停在红色的P字这里,public garden的墙外。回到车边上时,远远看到一张橘色的罚单夹在雨刷上,走到parking meter前面,上写4点38分过期,还剩五分钟。 又到发挥咱临事不慌,镇定自若本性的时候啦。罚单看都没看,第一件事,我用手机把meter读数,车和前窗上的罚单拍了一张合影。

 wanjiaweb Boston

为什么连罚单也没看就要拍照呢,因为北方的冬天天很快就黑了,那时已经4点34分,博尔赫斯说过,要抓住这奇异的光线是多么艰难。其次,罚单有什么好看的。。。 为什么meter没到时间,警察就能开罚单呢?因为世界上无论哪里的警察,都有腐败的,即使是号称公平民主自由的美国。和某些国家相比,只是比例和程度有所不同而已。 为什么我那么淡定呢?因为这种事发生过三次了。 第一次是在Chinatown的牌楼,我结束手机通话下车,设定两小时meter,再回来一看,怎么贴了罚单呢?我用当前时间减去手机通话开始时间再加上通话时长,离两小时还差几分钟嘛。 那次我非常愤怒,回家写了申诉和罚单一起寄回市政厅。结果当然是当庭释放了。 第二次是在宋美龄母校那个镇,我在规定时间回到规定地点时,罚单老大爷的纸条正从手中的打印机里卷出来。我对他大喊,我在这里呢,meter没有过期呀,你不能给我罚单。老大爷面不改色,他说一旦打印出罚单就不能撤销,你写申诉寄回去吧。 我当然又回去写了,寄了,罚单撤销了,但我不记得他们有没有道歉了。 这次又重演。我决定沿着长方形开一圈,找到给我罚单的那个人,他肯定还没走远。长方形都是单行路,只能逆时针走。到了底边的时候,我看到了两辆警车,蓝色公务车牌,上写park rangers,就是公园游骑兵或者趴车游骑兵,反正肯定是开罚单的游骑兵。背心上涂着反光胶的两个警察,一边走出公园,一边系皮带。我把车停在路边,拿着罚单就下车了。 走到他前面十米,我对他大喊,街上很吵我说话自然大声了:我刚才停在那边,拿到了罚单,但我对这罚单有疑问! 他显然记得我的车,就说:你去找市政厅,你的车不能停在这里,要不然我又要给你开罚单了。 我说:我没有要停在这里,但是我要让你知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我的表没有过期,你却提前给我开了罚单,我在过期前回来了。 他说:我没办法,你去找市政厅。again. 我说:罚单是你开的,所以我转了这一大圈来找你,告诉你这样做是错的。 他说:你到车上去说吧。 我就上车了。他把车开在我的右侧,我打开右窗对他摇着橘黄色的信封,他打开左窗,我们就这样隔空喊话,我说:你错了,我的表没有过期,你就给了我罚单,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你这样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他又说了一句,我没办法,你去找市政厅,你再这样停会碰到我的车的。 我说我都没有动,明明是你block了我的车,他说你这样是在妨碍我工作。。。 然后就开走了。

 wanjiaweb Boston

我在他的车后,也追上去,拍到了他的车牌。直到他钻进Boston common,我再也追不上他了。在路上堵了半天,终于打开罚单一看,更生气了,原来都是25的,现在怎么变40啦,政府这价钱涨的也太快了,没办法,只好气愤地回家了。 回来与朋友探讨这个问题,发现我不是一个人。好多人停车时间未到,却被处罚过。大部分人可能就会说,算了,那么麻烦,申诉还要费事费时间,这次交了罚款,下次注意吧。 但问题是这种欲加之罪是没办法注意的,本来根本无罪,连一条微博都不曾发过就被抓起来了。这可是在号称公平社会的美国,还不如中国靠谱,发了七条才被抓。 虽说保释金只有四十美元,但这对人是一种侮辱。做为公权力在手的警察,凭什么可以伪造,都不是有争议,而是凭空捏造老百姓的罪责呢。越是有超级的权力,越要谨慎地使用,这不是最高法院的准则之一吗?为什么素质这么高的美国警察,却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而且,我不相信只有我知道这件事并遇到了三次,开罚单的人个个都知道,他们的上级领导肯定知道,被开罚单的人个个知道。我也不相信我是唯一提出过这种问题的人,但我什么在今天还在继续发生呢?如果整个社会都知道,为什么会容忍并默许这种潜规则一直存在呢? 对于我的问题,警察们的回答倒是一致,去找city hall。但为什么我需要去找city hall而不是出现这个问题的源头警察呢?每次city hall收到这种申诉,当时就撤销了罚单,但对于开出这种罚单的警察,又是如何处理的呢?而每天处理这些罚单的公务人员和警察,难道纳税人养着你们是为了让你们和我们过不去的吗? 我在美国,所以尚存这种上诉的通道,并有保持畅通,以致最终撤销的可能性。但如果在一个不具备这种通道的社会,又要产生多少冤案呢? 这只是一件滥用公权力的小事,我之所以写出来,是因为我有很多想不明白的问题。我打算把这些疑问也随着申诉发给市政厅,哪怕微弱,但如果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发出这种声音,声音必然嘹亮,申诉必有回响,因为警察乱开罚单而去烦恼的人就会少一点。 如果更多社会上的小事,都可以从每个人自己来推动,那社会就进步啦。  TL;DR版本: 我今天去看了《CAROL》,没明白为什么她们俩人看一眼都会一见钟情,所以感动不起来。当然,激情戏还是很美的,电影院有些秃头的先生看完这两段就站起来走了。 后来又去拿了LadyM的抹茶蛋糕,关于这个蛋糕好不好吃的TL;DR版本就是: 吃了这个蛋糕没有不发朋友圈的。 我就没发。 
4758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