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城生活

Author: Sarinna Ma

小小的波士頓唐人街,說真的,那個時候也就不過三條橫大街,及四條直小巷而已。現在經過了好久 好久,今天去看了一下,還是一模一樣 ,沒有任何的增加或是變化,只是更蕭條、更凌亂了。

也許拜肆虐全球、無一能倖免之

新冠疫情之賜吧。

大白天的,許許多多的商店,跟一些正在受創傷中的其他的城市一樣,都拉下了大鐵門。

一些無聊的人,在鐵門上 還噴了各式各樣的顏色。這種「觀光市區」不應該有的市容,看了實在讓人好心疼。

記得從「陳國忠印刷廠」的六樓下來之後,糊裡糊塗地,走進了一家門口貼著「中國城     大型倉庫出租」紅條子的禮品店,很自然地我走了進去,拿了些資料,又很順利找到了貼廣告的地方,其實就在我當時「尼倫街辦公室」後面兩條街而已。

ESSEX ST,是唐人街的三條橫主街之一,招租的這棟樓,就在整條街的最尾巴。

一棟六層的全磚大樓,看上去非常的氣派。房東史蒂夫先生和他的小妹愛希娜女士,就在大樓正對面,開了一個小小的早餐店。他們兩位自己就住在早餐店的樓上。

兄妹兩人是早期來自希臘的移民,從沒有見過像他們這麼好、又工作得這麼辛苦的人,給了我許多辛勤耕耘的好榜樣。

房東史蒂夫先生,拿著個榔頭,每天沒早沒晚的就在我們的大樓裡頭,從一樓修到6樓,再轉回一樓,一下整電線,一下又修電梯,沒事來替你換個燈泡,一轉眼又看到他拿著一捅桶的油漆,修補牆上剝落的碎片。

最不能忘記的就是,有次,我的車子因為沒了汽油,拋錨在幾條街以外的馬路當中。我一路奔跑回去跟他求救,手上還自作聰明地拿著一個特大的保麗龍杯,建議他把足夠我開到加油站的汽油倒入杯內即可。

「汽油一下去,保麗龍杯馬上就融化。」他很緊張地說著。

奇怪的是,他只勸說,但是並未阻止沒知識的我。再加上因為沒油,車子拋錨在馬路當中,急得要命,一把搶過他手中的汽油桶,開始咕嚕、咕嚕的將汽油往手中的杯子倒。

老天爺!杯子立馬跟魔術似的不見了,真的是跟汽油融成一體,流竄在我的手中,並且滴到了全身、噴得滿裙子、滿身都是。此時此刻,只要任何人只要丟一根煙蒂,我肯定馬上變成一隻「飛躍在空中的火鳥」,一點都不誇張。

現在回想起來,才覺得實在太可怕了。而當時,完全不知死活的我,居然不曉得其中的危險,急著想回家換衣服。理由居然只是為了臭氣沖天的汽油,嗆得我完全不能呼吸而已。

因為我魯莽的行為,我不斷的向他道歉。誰想到他不但沒有責怪我,反而一直勸我說我太年輕,他的這些知識,是靠生活經驗得來的。

每天餐期時間,房東史蒂夫先生,一定到對面幫著妹妹愛希娜女士一起賣早餐或午餐三明治,這兩個相依為命的兄妹,從年輕時就開始在希臘的「商船」廚房打工。

有那麼一天,商船停泊在波士頓的港口補充「食貨」。下船之後,這兩人就再也沒有回船上去了。

到處努力打黒工的結果,居然給他們買下了這一整棟樓!當年的美國,真可謂「片地是黃金」,只要肯努力,沒有不公平的回報。

從來沒見過比他們再友善的人。附近的每個客人都好喜歡他們,都說明明可以在家裡附近買咖啡,就偏偏大老遠的跑到唐人街來,只為了能跟他們隨便聊聊。

兄妹倆,對我這位來自遙遠又神秘的東方古國的年輕女孩,有無限的崇拜、對我更是好到不行。下午,經常會到我辦公室,與我分享他們當天沒有賣完的沙拉或羊肉串等等。可惜,並非我不領情,那些「臭到不行」的「山羊起司」、酸到恨不得要一缸子醋才泡得出來的「酸橄欖」、好遠好遠就可以聞到腥羶的薄荷羊肉串⋯儘管,我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但實在是、實在是、無法妥協、更無法下嚥⋯

成為他們的房客幾個月之後,有一天,愛希娜女士說她要送我一樣的禮物,她要自己打一個藍白相間的希臘國旗毛毯給我。

我告訴她,我來自中華民國的台灣,地只要再加一個紅色,那就是我們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顏色了,沒想到半年後的聖誕節時,她真的拿了一個好大的紅、白、藍相間的手織毛毯給我,害得我感動得眼淚直流,久久不能自己。

雖然這邊的房租,比司徒先生貴了許多,但到底還是一個正正式式、有門有窗的貨倉,而且那時候的我,除了沒資金之外,已經雄心勃勃的開始計劃正式成立公司,並開始進口貨櫃了。

剛好他的1樓到5樓,租給唐人街另外一家當時非常有名的雜貨零售舖,所以我順理成章地租了人家不要的6樓、除了唯一的「取貨電梯」常常壞掉之外,其餘的其實都還蠻順利的。

另外,我聽說海邊有一家全美國最有名的餐廳,叫做Anthony’s pier 4,「安東尼的4號碼頭」餐廳,正在徵求服務員,反正我剛好也因為海倫小姐的告狀,被經理喬治先生給開除了,加上紅花訂製的衣服也都如期的交了貨,於是我把所有的散工作全辭掉,找了一個星期天,到海邊餐廳應徵去了。

其實在唐人街的那段日子,每天身處在危險之中,自己卻渾然不知情。

記得有一天,在樓下碰到批發商埸的老闆,X先生。我正要跟他打招呼,他居然自己走過來,很自然的把手塔在「身懷六甲」的我肩膀上,大喇喇的用廣東話對我說:「讓我告訴妳,趕快回家去生baby吧。這裡是唐人街,我現在還在做零售,很快,我就要做批發了。等我進入批發的那天,也就是你消失的那天」。

當時天真的我,雖然全部都聽得懂,可是卻完全沒有聽懂他說此話的含意,也根本沒把他說的話當一回事。

只記得後來,有一陣子,我們從大陸進口馬蹄片,我的成本是八塊錢一箱,還要再加上利息、運費、關稅、碼頭服務費,到手上的貨差不多成本要變成11塊錢,我們也不過賣$12.5左右。但是樓下卻可以賣$8元一箱。同樣是糧油公司的貨,為什麼他的賣價 會比我的成本還低?我老是搞不清楚為什麼? 

後來才弄懂,原來人家的醉翁之意根本不在馬蹄片上,我這邊卻是賭進了我全部的家當。

一些我的客人,懶得爬上6樓找我,看到這個價錢,打了電話,取消跟我約好的時間,然後就直接跟樓下買了。當然,我一點也不能怪他們。

還有一次,「海關先生」跑到了我公司來,拿著一根尖尖的大鐵棍,跟我要了一個大水桶,找到我們剛進口的玉米罐頭,隨便抽了幾箱出來,整整亂挫了12大罐,滴完了水之後,不斷的把手上的罐頭上、下、左、右的搖晃檢查。我完全看不懂,他們在玩什麼把戲?只一個勁的可惜我的玉米罐頭。一直到後來,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我才終於弄懂了其中的「貓膩」。

因為我的公司在6樓、波士頓海關以為我是他的走私共犯。沒事來個大突擊檢查,害得和我白白損失了兩箱的貨。

發現唐人街的環境越來越複雜,萬一不知不覺當中,被跟他們「標籤」在一起,那可就真的是麻煩了。於是我又開始努力尋找下一個倉庫的地點。

在不遠的肉類批發市場New Market Square ,我終於找到了新的地方。

上天保佑,鬼使神差,就在我搬走之後的第二個星期,唐人街的Essex St,我們的那棟大樓,突然發生大火,數不盡的消防車、警車、救護車,也抵擋不住熊熊的烈火。一瞬之間,整棟大樓付之一炬,夷為平地!

可憐的房東史蒂夫先生,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一生的心血,燃燒在熊熊的烈火之中,竟當場心臟病發,送醫急救無效,一命嗚呼。

膽小如鼠的我,沒有敢去參加房東的追悼會。如今人去樓空,早餐店早就易主。至於夷為平地的大樓,雖然經過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還是平地一片。無法令人理解的是,寸土寸金的唐人街,為什麼迄今仍無人重新把樓蓋起來?也許因為找不到屋主?

房東去世之後,她可愛的妹妹阿希娜女士,也因為黑社會爭地盤的結果,不知去向。

兄妹倆 一生的心血、努力所堆積起來的美國夢,付之東流。隨著熊熊的烈火,化為碎碎的灰燼。

如今都已事過境遷,X先生在唐人街某餐廳前,大白天,被人以近距離「行刑式」槍決時,年僅30餘歲。

經常睹物思人,望著三色手織的毛毯。多少的關懷?多少的愛心?多少的努力?

時光流逝,斯人已去。一切消失得無影無縱。我卻時常會短暫片刻的閃過,那段奮鬥時期唐人街的回憶!

 

Author: Sarinna Ma

快中秋節了,想去中國城去買幾個月餅給媽媽應景!

週末,女兒開車去了唐人街 一多麼熟悉又遙遠的地方?

曾經在這裡度過了近一年的時光,「吉利進出口公司」的第一個辦公室也在這裡誕生⋯

已經不記得是哪一年的事了,只記得那年我去南北行拿中藥,老遠就看到 「司徒先生 」興奮地朝著我走過來。

Sarinna你發了喔⋯你發了哦⋯

一面說著,一面掏出他的名片遞給我。

發什麼呀?我問自己沒有發瘋就不錯了。

托你的福。我總是這樣回答他。

那些年,常在中國城碰到他,花白的頭髮、矮胖,發福的身材。看到我的時候,總是那一句話:你發了喔!

有事,不要忘記打電話給我唷。他又接著說。

望著他漸漸走遠的背影,再低頭看看手中的名片、中國城 ⋯

多麼遙遠又熟悉的地方,在那兒 我度過了生命中最重要的起步⋯

一件一件的往事,像潮水一樣 澎湃洶湧的奔入我的腦海,有甜也有酸,有苦也有辣,有歡笑更有眼淚⋯

在波士頓海邊老美餐廳 pier 4 半工半讀的時候,女經理Diane 老是稱讚我的棉襖好看(其實是身材好,一笑 !)

不過說真的,你就沒有看過,外國女孩子穿棉襖的樣子,可能是肩膀比較寬了一點,怎麼看,怎麼都不習慣。

被她讚得有點飄飄然,我差點沒有自不量力的去考模特了。

來美多年,為了面試,我第一次返台。在飛機上,我就一直在盤算著,既然這些外國人都這麼喜歡我們獨樹一幟的棉襖,我何不帶一些回來轉賣?靈機一動,當下結論就出來了!

棉襖啊、棉襖 !我下學期的學費就完全靠你了⋯

一到台灣,馬上找了大學的朋友幫忙,帶著我前往布料的集中區三重埔報到。我們一家一家地詢問、一家一家的找布料。老天爺幫忙,終於找到了一位專做棉襖的山東師傅,一口氣跟他訂了幾十件棉襖。回程時,整個行李內除了棉襖,還是棉襖!

一回到家,馬上就迫不及待的打開行李。眼前躺著一件件、大小各異、不同顏色各式的棉襖。

光滑的緞子,在燈光下,顯得格外耀眼。仔細把他們分成特大、大、中、小,還有單面跟雙面,都不同。整整一晩,外加時差作祟,我真的就硬生生的睜著眼睛敖到天亮!

一大早,迫不及待地把這些生財寶貝放在車上,開始了我銷售的生涯!

劍橋的中央廣場、哈佛廣場、幾家小的百貨公司,一條街跑下來 我還真是硬碰硬的接了一些訂單呢。

最後一站,我鼓足勇氣來到了唐人街。英文是可以講得通,但是廣東話嗎?可就要我的老命了。

那個時候的老華僑,還是非常的固執,平時連買個菜,如果你不跟他講廣東話,他們根本就當你是死人一般。你可以在那邊站半天,就是沒一個人睬你!更何況我是要去賣東西!

鼓足勇氣,我走進了尼倫街上的一家禮品店,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推開了大門,抱著一大堆的棉襖 往他們的玻璃櫃上一放。

老闆,你好。然後就開始哇啦哇啦的介紹起我的棉襖來了!

心想,管你聽不聽得懂,大不了把我給轟出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終於停了下來,小店裡鴉雀無聲。

我這才發現,一對年紀較大的夫婦睜著他們的大眼睛,望著我發呆,旁邊還有一個年輕的男生、他們都用極其羨慕的眼光傻傻的望著我。

小姐。終於有人開口了,看似老闆的那一位用廣東話說:

我從未見過 一個人好似你咁様,輪嘴攻嘸停,似開炮咁的、砰砰彭彭,點解你嘸識停個呀?

後來我才懂,他是說怎麼你跟機關槍開炮似的、不會停的呀?

要不要做生意呀?我跟你拍檔如何?

他一面講話,一面遞給我他的名片。

天下還有這種事?我公司都還沒著落呢,居然有人願意和我合伙? 

受寵若驚的我,拿了他的名片,各種尺寸、單雙面各賣了一件給他們、我就跑了!

回到家,興奮的檢視今天的戰果!我才知道剛剛的老闆叫麥克陳、他是這整棟大樓的房東!

第二天早上,我鼓足勇氣,打了個電話給他:陳老闆,你好!

不用談什麼合夥!我一毛錢也沒有,不過我倒是很想跟你租一個小角落來開公司,如果你有空,請回個話!我用國語留了話。

很快的我接到他的回電,我們約了第二天早上見面,他自己的1樓沒有空位、但很好心的、樂意幫我引介給2樓的房客。

在哪兒,我見到了 「吉利公司」的第一個房東。

不,應該說是二房東司徒先生 !

司徒先生一開口,就用廣東話對我說:我看你蠻可憐的,沒錢,又想創業。好吧,就租你一個辦公室、月租 $50就可以了!水電全包,先付錢,我再領你去看 ! 

欣喜若狂的我,馬上掏出全身家當,跟在他後面。我們從禮品店旁邊的一個小門進去,爬上了二樓,穿過了一個旅行社辦公室,沿著窗子大概擺了三、四張桌子吧、然後他帶我走到最後面的一個小房間!

他打開門,我整個人呆住了,轉彎抹角才扺達的小房間,裡面亂七八糟,大大小小的箱子,堆滿了一整個房間、打開門的那一霎那,一股熱浪迎面衝來。

老天爺,這哪裡是辦公室?只不過是一個連窗子都沒的小貨倉。

真的是虧他想得出來,裡面堆得滿滿的大小箱子、紙盒,我真的連進去的空隙都找不到。看樣子還得爬進去不成?

二房東還很好心的指著一個大點的箱子:「這個箱子很硬、你可以在上面寫東西,就給你當桌子吧!」

然後他又指著另外一個小一點的箱子說:「這個小點的箱子也借給你用,就當椅子好了!」

呆呆地,我站在門口幾分鐘說不出話來,沒多久,我已是汗流夾背。警告聲卻悠悠的從我耳邊傳過來:「不可以開電風扇喔,不然我的東西會吹亂掉了!」

真佩服自己怎麼會這麼沒腦子又貪小便宜?

連東南西北都沒搞清楚,就定下來了。這可是我朝思暮想,做夢都在盼望的公司⋯

回頭看看二房東,他非常滿足、得意的樣子,面帶著微笑的看著我。

算了 !多一句話也不想講了,反正我們也沒有簽租約,先拿下來以後再說吧!只好OK、OK連連就請他出去了!

關起門來,一輩子也難忘那個情景:在悶得不能呼吸的房間坐在箱子上,想到不管怎樣,我終於有擁有了一個自己的辦公室、雖然是這麼的狹窄、悶熱和擁擠⋯ 

咦,為什麼視線突然變得這麼模糊?渾身更有濕透了的感覺?一下子真的分不清楚是汗水? 還是淚水?是興奮?還是難過…

 

● 作者曾任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第40屆總會長

Author: Sarinna Ma

【愛傳媒馬滌凡旅美隨筆】年輕真好,現在回憶起那段讀書兼打工的日子,絕對不會比勞改高明到哪裡去。但是還是那句老話,年輕真好。

所有的課,都選在早上、中午以前。我趕到John Hancock保險公司的八樓Micro Film 部門,開始我的影印及收集資料的工作。5:00整,下班的鈴聲大作,所有的員工開始收皮包、搓口紅,準備搭電梯下樓,只有我,從來不搭電梯。每次還沒等到冗長的鈴聲結束,我已一隻腳踩到辦公室的外面 ,開始咚咚咚咚的往樓下飛!不消幾分鐘,已奔到一樓門口,只需大概7-8分鐘的路程吧,就可以抵達第二個打工的地方。

那是個日本鐵板燒的餐廳,小紅花 Benihana。為了彰顯他們的餐廳與眾不同,客人們都得穿上西裝,如果有的人嫌熱、或者是沒穿,餐廳就會提供一件簡單、無尺碼、改良式的大和服,套在外面。

因為師父們表演時,均穿著此外套,經常把那些老外唬得一愣一愣的。穿上後都會捨不得脫,不時還會有客人到前枱來購買。

我每晩坐在門邊收銀兼管理衣帽間,餐廳打烊時間雖然是10點,但是基本上那時客人均已用餐完畢,而餐廳內的waitress 她們都會很好心的幫忙我,請客人們把帳單先付了,以便我總結整理,因為我下一份工作 11點開始。

從不吃晚餐的我,晚上10:30一到,故技重施,一隻腳又踏出大門,開始暗夜狂奔,飛到不遠處的希爾頓飯店,開始我每晚 11點到兩點cocltail waitress 的班! 無法把綠卡搞定,Jimmy 也就每晚上班到兩點,然後開車過來接我。

還是那句老話,年輕真好 !再怎麼累,只要有2-3 小時的休息,馬上體力就完全恢復了!

忽然想起,媽媽曾說,我生下來的時候,重達10磅半,比隔壁產房的小嬰兒,整整大了一倍。我常在想,之所以有這麼好、無敵女金剛的體力,可能也得好好的謝謝她吧。

在日本餐廳打工的時候,我收銀的位子,正對面就是酒吧。經理們常常跟上門的售貨員,坐在那裡聊天喝酒。

有一天下午,來了一個男的售貨員,跟經理二人面對面,坐在酒吧內談笑風生。他手中拿著一件我們燒菜師父穿的改良式日本和服。

Mr.Minami,我可以看看這件衣服嗎?等他走後。我問經理。說真的,每天看到師父們,一進餐廳就穿起這件衣服,表演耍刀弄槍的,我卻連衣服長什麼猴子耳朵樣也沒見過。

當然可以。他把一件和服樣品往我的面前一放。

拿起來仔細的端詳了一下,方方的袖子,後面一大片,連領子都找不到,前面左右各一片,僅此而已。

Mr. Minami,這樣一件衣服,剛才那位先生,想要賣你多少錢呀?我好奇的問。

$80。Minami中氣十足、很大聲地回答我。

$80?美金?你要花80美金去買那件衣服?我大叫一聲,一半身體吊在收錢的高腳椅,差點沒整個人滑了下來!

$80美元 ?我又重複了一次 我的問題 !

天生不服輸的我,又開始給自己找事兒了。

Mr. Minami,我告訴你,我只要半價,就賣你一模一樣的,不,也許比他的更好。你要多少件?

我拉大嗓門,底氣十足的問他:你要多少件?我又問一次

OK。如果你真的是40元一件的話,我就買200件!

這下子,我是真的完完全全地、從高腳椅給跌到地上來了⋯

從來沒碰過布匹的我,連縫紉機長得什麼鬼樣子都不知道。這⋯ 這⋯ 這⋯可真惹上麻煩了,如果真的是硬碰硬的200件⋯

但同時,又心有不甘的閉上眼睛想著:乖乖隆的咚,這還得了?200件?這可不是開玩笑的,$40元一件 ?那可不是$8000元嗎? 老天爺,這也許將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大的一筆錢了⋯

我可以把這件衣服帶回家嗎?Mr. Minami?我小心翼翼地問。

可以,妳帶回去吧,但是我只有這一件樣品,別丟了!他說。

老闆啊,你真的是太低估我了,要真的碰到強盜,我是寧願自己受傷,也不可能把這件生財工具給弄壞的。

回家之後,我只有又跟Jimmy求救了。

妳怎沒事老闖禍?我能怎麼辦?我也沒有碰過縫紉機呀!他沒好氣的吼著。

就在做不做?敢不敢?會不會?中間掙扎了好久。看在這$8000元的份上,第二天我斬釘截鐵、鼓起勇氣,拎起了電話:

Mr. Minami,你的師傅制服是小事,沒問題,我一個月內,准時交貨!吹牛時,我緊張到完全可以聽到咚、咚的心跳聲⋯

可憐的Jimmy被我拖著,去買了一把特大的剪刀,我們又投資了一架 Singer 勝家縫絍機,我還特別去報了二小時的「如何使用縫紉機」的免費課,現在萬事俱備 只欠東風了!

沒有布料,也不知道要買多少布料。那可怎麼是好??

挑了個放假天,我跑遍了唐人街僅有的4家布店!我們哪有賣什麼日本和服的料子?每家都說一樣的話。要,那妳就進去自己慢慢找吧!

失望之餘,只有一家一家地找。眼花撩亂,從來不知道布匹會這麼複雜,各式各樣的布料,從厚的看到薄的、花色看到單色、粗布摸到綢緞⋯整個下午就這麼一家一家、一家一家地看⋯

最後總算在一個地下室,看到一批布料,上面居然印滿了日文,還印了一些竹子花様、最重要的才兩塊錢一碼!

布店內不知道什麼東西的氣味,刺得我眼睛都張不開,而且眼淚直流。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它了,找了一下午,也沒有任何力氣再繼續了,我抽出這匹布拿到樓上去交給了老闆。

要買多少碼?老闆問。

老天爺,我哪知道要多少碼?擔心以後再回來,買不到同樣的花色。只有跟老闆商量,把布店內所有這個花樣的布全買了⋯

回家後一針一線,仔細小心的把手上的樣品和服,整個給拆成了三片,背後一大片、左右各一小片、外加二個直統統的中袖。

我把這些布片,貼在新買的布料上,Jimmy完全照著樣品剪裁,剪完以後,我再把他們全部照原樣,喳喳喳喳的給車縫了回去。

二邊袖子,因為是直統的,更好車,最後滾上藍邊,一件非常好看的和服外套,就做好了!

第二天 Mr. Minami拿著我做的衣服,翻左看右,誇我的和服,花樣選得不錯、料子本身很舒服、剪裁也很漂亮時,我興奮到眼淚又流了下來。

這麼一件簡單的衣服就可以賣到$40 元?比起我們當時每小時不到幾塊錢的工資,簡直是天方夜譚,太不可思議了⋯

滾上了深藍色的邊,我又乘勝追擊的做了200條的腰帶。車腰帶是簡單無比,不過用一枝筷子,把200條腰帶,反面翻出來。不是蓋的,戳到手軟!

信心大增,我走進Benihana的正廳,仔細的開始觀察。想透過我的法眼,看看還有什麼貨品可以從台灣進口,銷售給這家公司?

嗯⋯ 有了。就在眼前,我看到他們給客人上茶的煎茶茶葉、放在冰淇淋上面的小橘子、炒在芽菜內的筍絲、客人正在使用的盤子⋯⋯

作者曾任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第40屆總會長

● 特別謝謝石鴻珍老師,幫忙畫這件衣服

(轉載自:http://www.i-media.tw/Article/Detail/16498

Author: Sarinna Ma

和Sharon 一起上班,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我們兩人一起在紅花日本餐廳打工,我做收銀,她是帶位。前廳每次都是我們兩個人駐守,有時候,我上班晚到了一些,她還會幫我照理一下,所以很快的我們就成了好朋友。

她是來自夏威夷的第二代日本美女,可愛,真的好美、又好甜。嗲嗲的夏威夷口音,說起話來,悦耳之音,像唱歌似的。大大的酒窩,外加尖尖的下巴,每次跟她講話,我都會情不自禁地望著她發呆,回家以後,至少三天也不敢照鏡子。

她的先生「史蒂芬」也是俊男一個,他們從夏威夷飛到波士頓來Tufts唸牙科,因為剛搬來,沒有什麼朋友。我天生雞婆的個性,就出來了(台灣話雞婆就是愛管閒事)。拖著Jimmy,一會替他們找房子,一會又深夜替他們搬家(因為那時候除了上課之外,又打好幾份工,經常下班時間都已是半夜)。

難得有時碰到放假,我們也會一起到意大利批發市場,買一些蕃茄或水果、馬鈴薯什麼的,生活雖不富裕,但是也過得悠哉、遊哉 ,一點都不知道什麼叫苦。

幾個月之後,Benihana來了一個新的酒吧女侍,海倫小姐,她和先生John都是移民第二代的中國人,和Sharon 夫婦有許多相似之處,再加上她們英語的溝通能力比我們強多了,很快的,John和Sharon夫婦就成了好朋友。

再加上我不想加入他們經常半夜下班之後,累得半死,還要去喝酒、跳舞的美式生活方式,所以我們就漸漸的疏遠了。

失去了好朋友,我跟Jimmy也就樂得重獲自由 ,繼續去做我們的「無頭蒼蠅」。

鈴⋯鈴⋯鈴 ⋯ 有一天半夜三更,電話鈴聲把我嚇得從床上跳起來。一看3:45這麼晚了,是哪個神經病打錯了電話?

哈囉。我沒好氣地,拎起了電話大吼一聲,接著,我又「哈嘍、哈嘍」連吼了兩聲,還是沒有反應,火大了,我把電話呯的一聲掛了!

蒙頭再睡,幾分鐘後,鈴⋯鈴⋯鈴⋯ 又來了!到底是哪個鬼啊?陰魂不散的! 心裡嘀咕著,這下子我可是完全清醒了,拿起電話

“ Hello, Who is this ?"

我又開始兇巴巴的問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電話那頭,終於聽到了一個女生啜泣的聲音。好呀,難道是Jimmy女朋友打來的不成?

再仔細聽聽:Sarinna, can you help me? 聲音隨著抽泣,低低的傳過來。

Sharon?我很驚訝的大叫一聲:Are you OK?我提起嗓門,誇張又大聲的問她?

妳可不可以過來幫我?她在電話那頭哭著對我說。

我呯的一聲跳下床來,也不分青紅皂白,用力的搖醒Jimmy,開著我們那輛老爺車,呼哧、呼哧的英雄救美去了⋯⋯

夜半無人,大街上又寂靜無聲。老爺車開起來,嘎拉、嘎拉的交響樂,聽起來格外的刺耳,加上心中不停的納悶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平常短短的10分鐘路程,感覺上好像是開了三個小時似的。

好不容易開到了劍橋,好遠、好遠的,就看到她一個人,雙手抱肩,孤零零的靠在她家門口的電線桿旁,昏黃、暗淡的街燈下,只見她不停的在夜風中抖瑟⋯

看到我們,她飛奔而來,猛的拉開車門,差點把個還靠在車門上發呆的我「飛」了 出去!

招呼一聲也沒打,她一屁股擠進車子"Let's go!"只大吼了一聲。

一反平日的嬌姿美態,完全一付要殺人的樣子,嚇得Jimmy 大氣也不敢喘一聲,車頭一轉,又呼哧、呼哧的往回家的方向開去。陪她打了兩個晚上的地舖,悶聲不響的,她未發一語,只是不斷地流淚。嚇得我也不敢多問,照常去上我的課、打我的工、老闆那邊替她請假、我倒是作到了。

第三天,她終於開口了。

Sarinna,妳可不可以幫我?我要回家。

家?回夏威夷?天哪,那可是天涯海角,我怎麼幫妳呀?

憑良心說,夏威夷?在認識她之前,那可是我作夢也不敢想的地方。現在,突然要我幫她回家?怎麼可能嘛! 那對我來說,可真的是天方夜譚了。

過了好一會,「雞婆」的我,又忍不住了,本能的開始問:妳要我怎麼幫妳呢?我連去哪裡買機票都不知道呢,那個時候波士頓連《世界日報》也沒有,更別說其他的媒體了。

看她那麼可憐,哭兮兮的樣子,我真的是不忍心,想想 算了,我們還是先查查可能性吧。

打開了黃頁本(yellow page ) ,一頁一頁的翻,一個電話、一個電話的問,最後總算找到一家旅行社。

不問還好,問過後,她的眼淚更是流個不停。

$820元?單程? 我連$82元都沒有呢!梨花帶淚的她,不停喃喃自語。

「活該!」我心裡輕輕的駡著,誰叫你們沒事下班就去喝酒、去跳舞? 我這邊可是把每一毛、每一分都省下來的。 可惜,我又不敢罵出聲來。

瞪著她那淚汪汪的眼神,我終於忍不住發問了:Sharon,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嘛?讓我知道原因,我才好替妳決定,有沒有那麼嚴重,妳該不該走呀?

突然之間,我變得蠻清醒、又具權威性的開始拷問起來了。

昨天晚上,我睡得糊裡糊塗的,他突然擠到我的床上來。Sharon輕聲的說。

誰?我這邊小題大做的大聲問。

John。她回答。

John。見我沒反應,她又喃喃的說了一次。

Jhon?哪個John呀?

一時間我還真是兜不出來這個名字來。

John,Helen的先生。

有沒有搞錯啊?Helen的先生 ?

嗯。她又輕輕的嗯了一聲。

那個死Helen的先生?我就知道這一對夫妻不是好東西,John每次看妳時,那副色瞇瞇的樣子,好噁心,讓人看了就倒胃口!

那個 Helen每次看到你先生的時候,更是恨不得整個人貼上去、讓人想吐。

我開始「八婆」了,自己完全意識到、但就是無法控制的脫口而出⋯

吃晚飯的時候,John就跟我說,今天要玩一個遊戲。我以為他是說著玩的。Sharon 哭著繼續說。結果吃飯的時候,他一直擠在我的身邊。跳舞的時候,他是我的舞伴,後來他又說他家裡今天洗地毯,不能住,能否到我家來?我也沒有想太多,結果…結果…結果。

她越哭越厲害,兩個肩膀震顫到幾乎完全說不下去了⋯

那「史提芬」呢?他人呢?他到那裡去了?我急著不停的問?>我問同樣的問題,她還在不停的抽泣。

不是講好今天,「換妻」的嗎?史提芬跟海倫,他們在妳的房間呀。John回答著。

我跳下床,直奔另一個房間,門是反鎖的。我又敲、又拍,在外面折騰了好幾分鐘,他們裡頭不但不開門、還不斷地傳出 Go away , leave us alone ! ( 走開、別吵我們!)她哭著繼續的說。

然後呢?我又緊追著問,好急的想知道下文!

然後我就打電話給妳了呀。

該死的!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早就知道,那對邪惡的夫婦不安好心眼。原來他們還真的「 各懷鬼胎、各取所好」,雙方都有自己的目的。「面惡,還來個心不善」,真是可惡加下流,我狠狠用中文罵著!

當下,在衣服堆裏,挖出了我的寶貝存摺,看了又看,怎麼算也不夠,只有再捧出了打工以來,每天只進不出、從未碰過的小費盒子,清空了裏面全部,數了又數、加了又加,最後終於發了狠心:走,我們買票去吧!

可是⋯可是⋯可是⋯我沒有錢還你呀。她輕聲地說道。

囉唆,妳到底還想不想回夏威夷呀?我氣得罵了起來⋯

買好了票,在把史蒂芬帶到我家談判的路上,想想還是不死心:「 跟她道個歉吧!」我忍不住地說著。「告訴她,你是一時糊塗,跟她說幾句好話,就會沒事了,她一定會原諒你的。不然,她可真是要走了喔。」我威脅的說著,故意的把機票從皮包裡露出半截給他看到。

講好要「換妻」的!誰知道這個傢伙居然一點也不領情,還給我大聲吼過來:「講好要換妻的,她自己後悔了,為什麼要我去道歉?她應該為她自己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道歉才對!」他繼續的對著我吼!

「有這種事啊?」狠狠的踩了一腳煞車,車子停在路當中,我傻傻的望著他發呆 ⋯

這到底是誰的錯?我一下子腦筋也給他搞得糊塗,轉不過來了。呆了幾十秒⋯後面的人按了喇叭,我才突然清醒過來,猛踩油門,差點報銷了我的老爺車!

把「史蒂芬 」安全的載到我家門口,「你們自已談判去吧,關我啥事,我不管了。」丟下了這句話,我狠狠的掉頭就走。真是的,管你們去死,關我啥事?

車子開了一半,才猛的想起來,機票還在我這裡。想了一下,還是不死心,又再掉頭轉回去,心想這個死鬼「史蒂芬」,不見棺材不掉淚,也許讓他看到我手上的這個最後武器(機票),會起作用也不一定⋯

兩天以後,含著眼淚,我把相處了七個月的好朋友送上了飛機。

之後再也沒有她的消息了。直到有一天,一個從劍橋商店寄來的包裹,靜靜的躺在我家門邊。

「親愛的Sarinna,我知道妳愛死這件衣服了。每個月我寄去$20元,今天終於付淸了這件衣服。用這件衣服,換妳的那張機票,對妳來說是不公平的,但是妳知道我目前的狀況⋯」

這才突然想起來,不止一次,我們經過中央廣塲「湖南餐廳」對面的那家禮服店,她都會跟我一起幻想,我穿起那件紅絲絨禮服的樣子。

完全無法止住不停滴落的淚水,我趕緊移開緊抱在手中的紅絲絨禮服⋯

● 作者曾任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第40屆總會長

(轉載自:http://www.i-media.tw/Article/Detail/16976

Author: Sarinna Ma

【愛傳媒馬滌凡旅美隨筆】忙碌、枯燥的日子,繼續的過著。

每天就是上課、上班。

盯著牆上的鐘、數著手上的錶,遙望天上的太陽、夜空的星星,準時交出我答應的制服之後,似乎再也沒有什麼大的挑戰了。

日趨平靜的日子,每天就這麼日出、日落,無聊的數著。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瘋,記得只要約好那家餐廳老闆跟我見面,那就我最開心的時候,等待見面的感覺就完全不一樣。

我會興奮的好幾天不能自己,迫不及待的計劃著,要介紹什麼產品給他?為什麼要說服他換?我的產品功能有多好?我的價錢有多棒?總之,整個星期就是興奮到不行!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有病啊。對一個窮學生來說,我們那時能夠在黑人區,租到一個獨門獨院的房子,不但離學校好近,離地鐵也只要步行3分鐘,而且房租只要$150元一個月,恨不得已經是在天堂了、更何況左鄰右舍,相安無事,很少有什麼你爭我奪 或者打架搶劫之類的事情發生。

最棒的是因為房子在斜坡上,所以有一個整層的地下室,可以當作儲藏室使用。

日本小紅花餐廳Benihana的廚房

洗碗槽裏,每到餐期,總會堆著滿坑滿谷,來不及洗的碗盤、杯子。數量大到驚人。

我常在想,對任何餐廳來說,杯盤碗筷,應該是最需要的吧?

七零年代的中期,台灣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兩位先總統的努力之下,經濟起飛不斷。

從朋友那兒得知,台灣的大同磁器,剛剛研發出一種新的「強化磁」,非常輕、薄,花樣大方,不容易摔破,看上去也很唯美。當時,我正好在物色適合從台灣出口的產品,心中開始天真的盤算著,如果我趁此機會進一批新貨,然後,說服這裡的餐廳老闆們,換掉目前正在用的笨重又單調的瓷器,不但可以幫台灣賺點外匯,自己下學期的學費,也有著落 ⋯

嗯,這是一個多麼兩全其美的方法。反正我也沒有任何損失,何不試試看?

興奮之餘,馬上聯絡了台灣的爸媽,請他們幫我跟大同工廠要了一些樣本寄過來。

幾星期之後一懷著興奮的心情,我用毛巾,小心翼翼的將收到的瓷器樣品,一個個單獨的包好。 只要一有空,我就會拿著大盤、小碟的樣品,隨著黃頁(yellow page)上所列出的廣告地址,開始計劃逐家、逐個餐廳去推銷。

當時的波士頓,不是廣東人,就是台汕人的天下。運氣還真好,找到在「劍橋」中央廣場,唯一說國語的一家名叫 「湖南」的餐廳,老闆娘Ruby人真是好。她茶杯、盤子、飯碗、湯碗的,一口氣就跟我訂了一大堆。

有了她的鼓勵定單,我放大膽子趁勝追擊,發現進展得還算是順利之後,決定先訂一個貨櫃試試看。

沒房、沒產、沒存摺 、八年的老爺車,順理成章地押進印地安紅蕃頭的銀行(Shawmut Bank )倒也為我們換來了這個貨櫃的資金,大約$1000左右。

記得海關通知我們,貨櫃驗關通過,可以取貨的那一天,我興奮的拉著Jimmy,租了一個大卡車 去碼頭提貨。

雖然每箱瓷器都好幾十磅,但我卻一點也不覺得累,連拖帶拉,一箱、一箱,慢慢地從貨櫃裏拖出來,再扛進大卡車內,忙了一個早上,終於卸完了整個貨櫃。接著我們馬上直奔位於Braintree 的保險公司。

那天因為是星期六,整個山坡上的停車場,孤零零的只有我們的一部大卡車,停在最高的坡頂、「大樓 」入口處,旁邊停著幾部小轎車。

「你等在這兒,我進去繳了保險文件就出來。」Jimmy說完,掉頭就走,留下我一個人站在停車場的卡車旁邊。

懷著既興奮又緊張的心情,一邊欣賞著天上朵朵浮動的白雲,一邊無聊的數著停車場、地下潔白的小石子,滿懷期望的眺望著遠處山坡下、高速公路上急駛的車輛,我開始興奮的盤算著⋯ 嗯⋯ ⋯太棒了,這批盤碗⋯

貨還沒有拆封,我都已經賣出七七 八八了。改明兒,收到了錢之後 。我再用這些錢去買下一批的貨,等第二批貨賣完,我再用收到的錢去買一部自己的卡車。有了卡車,我就可以用自己的車去送貨了。有了貨,我又可以再⋯

正在出神做著我的「發財夢」,不對呀,明明停車場只有我們一部大卡車,而且剛剛,卡車明明是在我的後面,這會兒怎麼?這會?怎麼會?⋯ 難道我的眼角餘光看錯了???怎麼又跳出來一部一模一樣的卡車呢?

我突然有點暈了,感覺上,一股熱流,所有血全部往頭上衝,驚蟄的問自己:這是怎麼回事呀? 猛一回頭!完蛋了,後面居然空無一車,而我們租來的大卡車,正載著萬磅的瓷器,緩緩的往坡底下滑。

這一驚非同小可,我嚇得混身開始發抖,用盡吃奶的力氣、語無倫次的大聲鬼喊:「Jimmy,你在哪裡呀?車子跑了呀⋯⋯」我像個傻瓜、像個白痴、像馬戲團裡受驚的猴子、像瘋子一樣在整個山坡上,毫無目的的跑著、豪無目的叫著、吼著、叫著⋯⋯

突然想通了!Jimmy人在樓內,我在外面喊個鬼、叫斷了氣,他也不會聽到。一轉身,我衝進了大樓、裡頭景象更把我呆住了。空蕩蕩的大廳,除了迎面一些盆裁植物,還是植物。大理石的地板,發亮、乾淨得令人心驚。雖然明知道他就在樓內,但我根本不知道他在那裏?哪個房間?保險公司在哪一層樓?去那裡找他?⋯

我只有對著大廳大吼大叫,再衝出大樓,繼續的叫、無目的地喊 ⋯⋯ 整個山坡空無一人,眼看著租來的卡車,正不停地往坡底緩緩下滑⋯ 我發抖的雙手,雖然捂著眼睛,卻又忍不住地打開指縫,偷看坡底下的高速公路,偷看忙錄穿梭的車隊。

完了、完了,心想,明天這一定是頭條大新聞:128高速公路發生重大連環車禍,現場哀嚎聲四起,有如人間煉獄,肇事者⋯⋯

天哪,去他的卡車、去他的磁器,去他的發財夢⋯ 咱們娘娘,這下子禍可闖大了,捅了個一輩子也想不到的婁子。怎麼算,少說也得關他個幾十年。出獄時,怎麼也得白髮蒼蒼。我這一個初來的留學生,美國夢斷了也就算了,還害了那麼多人,因為我的不小心,而提早向天堂報到⋯

簡直不能想了,不敢想下去⋯⋯ 我整個人,幾乎已進入了瘋狂的狀態。

正在這千鈞一髮之時,突然我看到Jimmy破門而出,英勇無比得奔向正在滑行的卡車,跟電影上所有的英雄一樣,他一面追、一面狂跑,終於飛奔到卡車旁邊,也不知那裡來的勇氣,他猛的跳上卡車門邊的腳踏板,左手抓住了卡車大鏡子下的的框框、右手反轉,打開正在緩緩往下滑落的卡車門,一屁股歪著擠進了司機的位子⋯

車子是怎麼煞住的,我一點也不知道,只記得幾聲嘰、嘰、嘰的怪響聲,這個龐然大怪物,終於在千鈞一髮之時被征服了!

目睹這一切,我整個人鬆了一口氣一跌跪在碎石子坡上,軟啪啪的攤在那半天,半天動彈不得⋯ 碎石子刮破了我的小腿及雙膝,小碎石頭深深地嵌進了我膝蓋,血不斷地往外流,但我只知道淚流滿面、除了不停的顫抖之外,完全忘記了疼痛⋯

事後檢討,因為貨物本身的重量 已經高達萬磅,而我們又停在斜坡上,雖然他已拉開了「緊急煞車」,但因為在斜坡上,所有的貨品全部自動地往前滑動,並堆積在前半部,卡車也無法承載這麼多的重量,只有不斷慢慢的往下坡滑行⋯

對了,還忘了告訴他,他在那一霎那的瞬間,如果,你要我對著Jmmy喊「皇上萬安」 、我不但會乖乖的照做,還會自己主動加上一句「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 作者曾任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第40屆總會長

(轉載自:http://www.i-media.tw/Article/Detail/16918

Author: 张西

枫香话剧社长俞敬东将竞选议员

张西

两年前,俞敬东征求我的建议,他想竞选当地一个华人社团的头儿,我的回答是:“咱能不能有点出息?别只在华人圈转悠,有能耐冲出去,竞选个市议员州议员如何?”因为敬东是90年代初来美的留学生,不可能竞选总统。

俞敬东是枫香西雅图剧社第二任社长。在他的带领下,剧社相继演出了英文版《海外剩女》和中文版《爬藤》,结结实实创造了两个“西雅图不眠之夜”的盛况,尤其对Bellevue这座城市产生巨大影响!无论社长俞敬东,还是演员俞敬东,都在当地获得极高赞誉。期间我们有过无数次关于剧社管理和发展的交流,思路总是惊人的一致,流畅的程度,让我为拥有这样的同事而幸福!

今年4月,敬东跟我说,准备8月份参选Bellevue市议员!我回答:“有种!不管能否选上,都是了不起的决定!”

我对俞敬东社长充满信心!我个人不涉政,但支持优秀的华人站出来,成为这片土地上参政议政桌上的一员。如果我们枫香话剧团队中能走出这样一批勇敢者,那是枫香的骄傲!其实,今年上半年,枫香硅谷剧社社长阿朵(赵丽彦)就已经英雄了一把,竞选硅谷湾区的学部委员,虽然未果,但终究在这条路上跨出一步!

枫香西雅图剧社是我和马蕾社长2015年底一手组建的!

枫香硅谷剧社是我和阿朵社长2018年初组建的!

这两个剧社的组建过程极其艰辛!从一个人不认识,到点点滴滴方方面面曲曲折折的付出,最终还是成功了!所以我也特别看重、呵护这两个剧社!令我欣慰的是,它们目前是全美22个剧社中最优秀的团队之一。

这里还是说敬东以及参政之事。

2016年母亲节之前10天,我来到西雅图,那时剧组没有导演,也没有过一次串排和彩排,演员们都没有登过舞台,有的台词也没背顺溜,后台技术人员不知做什么,一片混乱。现在想想,那时胆子真大,也不怕演砸了!演出当天,台上台下灯光通明,演职人员有八九十人之多,卖票的、搬道具的、贴海报的、吃饭的,试耳麦的,换衣服的,在场子上来回窜的;演员从四五岁,到六七十岁;西雅图地界上有模有模的各社团头儿们都来凑热闹,他们根本不相信,没有社团背景,没有专业背景、从未听说过的枫香人,竟然要在当地最好的剧社连演两场《海外剩女》,各种心态的人都观望着,甚至等着看笑话。

在这支团队里,我一眼认准俞敬东!那个搬道具时汗流夹背;那个演出前认真默戏;那个把老婆孩子都带来当志愿者;那个脸上永远挂着笑容的副社长俞敬东!

演出大获成功!西雅图观众的表情从意外瞬间变为沸腾!

之后,我整合了西雅图、波士顿、纽约、马里兰四个剧社的主要演员,应邀奔赴北京,一口气在海淀剧院演出6场《海外剩女》,这个过程,俞敬东一直是我得力的左膀右臂!有他在身边,踏实,靠谱!无论做了多少事,也听不到一句报怨!

凯旋而归之后,社长马蕾做了一个重大职业转型决定:从工程师转为中医。为了给她的梦想提供充足的准备时间,她只能华丽辞任!我俩同时提名敬东!就这样,俞敬东成为枫香西雅图剧社的第二位领头雁。

身为工程师的敬东,牺牲了他的业余时间,把西雅图剧社带得稳稳当当的,他真的有从政天赋! 正如他的搭档卞荣荣所言:“我与敬东在话剧《海外剩女》中有两场对手戏,他分别扮演了两个性格迥异的人物,憨厚的杨老板和精明的股票分析师。在话剧《爬藤》中,他又成功塑造了爬藤顾问这个角色。在剧社排练、演出等活动过程中,我自始至终感受到他对我们这个团体的热爱与付出。他的诚挚和奉献精神感染着剧社的每位成员。现在敬东以坚定的社会责任感竞选Bellevue市议员,我坚信他一定能以极大的热情和能力为社区建设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

人到中年,敬东选择了从政之路,正是好时候!希望他迈出这一步,无论成功与否,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自豪!

敬东,千万别告诉我,你是为了下一代才竞选Bellevue议员。你就为你自己的兴趣,为你自己的梦想努力吧! 一代人做好一代人的事,这个社会就很好了! 一代人只负责一代人的事,就够了!下一代人想怎样,天知道!

枫香还将会走出第二个第三个从政者!因为这里藏龙卧虎!话剧这个平台,给他们提供了展示自己的大好机会。

敬东社长你大胆地往前走!枫香同仁在身后支持你!!!

Author: 张西

硝烟  伴随东去的风

热血将  战旗染红

我们  胜利后  会重逢

 

当  地平线的轮廓

变幻  舷窗里的春冬

映照  眼底的冰封  消融

 

海  不见深流汹涌

酝酿  那一次莫名悸动

他  转眼成沙  吞没无踪

泪  中断了诗  无人传颂

 

看  那飞鸟正逆风  带回旭日的妆红

在  暴雨的暗夜里  点亮了天空

两颗心  在颤动  如刀锋

谁的泪  在风中  洒晴空

两颗心  在颤动  如刀锋

谁的话  不由衷  谁最懂

 

硝烟  伴随东去的风

热血将  战旗染红

我们  胜利后  会重逢

 

等  秋风起霜叶红

才懂  时光缓缓流动

牵扯  誓言的伤口  心痛

 

听  炮火声正轰隆

云中  又见那冲天惊鸿

他  闯进我梦中  只留下梦

风  沙哑了诗  谁去传颂

这是北美枫香留学生剧社在波士顿首演话剧《飞虎恋》的主题曲,词作者是本剧主演之一、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后高大地

 

左一为高大地

曲作者是哈佛大学医学院眼科系讲师王孟渝。在此向他表示感谢!

 

《飞虎恋》中英两版海报设计者都为剧中冷杉的扮演者、哈佛大学硕士张艳晗。

《飞虎恋》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话剧?故事有多好看?为何吸引着众多的高知精英与学霸来参演创作?

 

把时光追溯至1941年。一群意气风发的美国援华飞行员,与一群同样年轻的中国女志愿医疗队队员,相遇在中国。飞虎队员们既是充满冒险精神的勇士,也是七情六欲的凡人,他们领着薪水,因为不同理由来到战火纷飞的异国。剧中丹尼尔参加飞虎队的目的之一就是想看看神秘的中国,到昆明后,看到树枝上挂着孩子的胳膊和腿,才真正意识到战争的残酷。丹尼尔在空战中目睹战斗惨烈,心生胆怯,萌生去意。优秀的飞行员和队长山姆在击落10架敌机后,带着对妻子的思念,牺牲于保卫中国的空战中……

 

枫香北京剧社《飞虎恋》首演剧照,右为山姆(孙云山扮演)、中为罗伯特(杨月辉扮演)、左为丹尼尔(任辉扮演)

 

华侨冷杉的初恋恋人回国参加空军,为国捐躯,她追寻恋人的足迹回国参加医疗队,在有限的医疗条件下,冷杉冷静地完成了罗伯特的手术,却没有接受他热烈的追求。

 

 

罗伯特与冷杉(高伶超扮演)

 

杏儿与丹尼尔是一对恋人,战争将他们分离,60年后重逢在系满红头绳的树下,俩人都未结婚成家。杏儿接生无数的孩子,却没有自己的孩子;当了战俘死里逃生的丹尼尔回到美国,得不到应有的福利和照顾。战争有多残酷,战后的创伤加倍残酷,伤痛永无止境。

 

杏儿(廖国煜扮演)与丹尼尔

 

山姆的未婚妻莱斯莉垂暮之年才见到山姆保存的照片,她说了一段心声:“战争对人类来说,就是破坏,就是残酷的杀戮。对我个人来说,就是与所爱的人生离死别!”

 

 

莱斯莉(寻建建扮演)与罗伯特

 

《飞虎恋》是旅美作家张西用十余年时间,走访百余名二战老兵,根据真实故事而创作的长篇小说《你如飞鸟疾逝》改编成的话剧。

 

 

《飞》剧它再现了美国人民抗日援华的历史。它让人们看到一个个体,在面对巨大的战争,面对死亡、鲜血、痛苦、磨难时身不由己、无能为力。

它呼吁人类和平,歌颂中美友谊!

剧社原本想招五名主演,消息发布后,截止7月26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报名参加话剧《飞虎恋》外百老汇演出的美国演员逾800人,自此,剧组不再受理报名事宜。经过激烈的角逐,该剧编剧/导演/制作人张西挑选出80位演员面试,最终敲定10位实力气质俱佳的青年演员,组成外百老汇演出志愿团队,可谓百里挑一。

北美枫香文化中心是一个非营利机构,美国演员只能以无报酬的志愿者身份加盟,出于对这部剧的热爱和尊重,他们都表示理解,并且愿意与枫香一起努力,促成该剧在外百老汇的亮相,向观众传播和平理念。

此次进军外百老汇需要35,682美元,有1.5美元的缺口。124名的海内外社会各界友爱人士(其中一位捐助者寄来大额支票,却不愿透露姓名,他支持的是华人向百老汇进军这件事情。)他们中有18人写支票,66人通过微信转账,40人通过网上GoFundMe的方式真诚援助剧组1.5万美金,使得剧组及时支付了剧场租金、排练场地费以及律师费。一些业内人士惊呼,《飞虎恋》可能是百老汇历史上制作成本最低的作品。

当前中美处于贸易战,谈“美或中”都是敏感的话题。能站出来为中美和平友好牵线搭桥,是需要勇气与胸怀,由哈佛大学教育学院XMedia实验室与枫香联手推出的跨文化研究项目话剧《飞虎恋》,将义无反顾满腔热情地从外百老汇舞台起飞!飞虎精神的内涵就是为了和平!1941年是这个主题,而今依旧!

由中、美、日、意等各国年轻演员组成的《飞虎恋》剧组,是一个跨文化合作团队。大家走到一起,碰撞最多的问题就是:我们这部剧的主题是什么?1941年中国与日本之间的紧张关系是怎么造成的?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友谊又是如何生发的?当时的人与人之间是如何处理这些关系的?而今这三个国家的关系又应该如何相处?怎样彼此尊重又互惠发展?一代又一代的友谊需要传递和维护,这是人类生存的需要。

 

这既是一次普通的话剧演出,也是一次多国跨文化的交融、沟通和思考。

 

1941年,100名年轻的美国飞行员志愿帮助中国抗战;2018年10名美国演员志愿参演《飞虎恋》,他们是——

 

罗伯特的扮演者Aaron,曾在10部影视作品中演出,其中7部电影,5部主演,3部戏剧,有在William Esper工作室和纽约电影学院丰厚的功底。

 

山姆扮演者Kevin,曾在英国皇家戏剧学院(Royal Academy of Dramatic Arts) 和纽约大学(NYU Tisch School of the Arts)修习戏剧和电影,有十年的舞台演出经验,尤其受到莎士比亚戏剧浸润。

丹尼尔的扮演者Daniel Light,曾演出三部电影,十余部戏剧,一直在纽约大学艺术学校浸泡。

冷杉扮演者Jenny Lin,已经有过11部影视或戏剧的演出经历。本科专业是时装设计,之后在StellaAdler 工作室与Lee Strasberg戏剧电影学院专修了电影和戏剧。

杏儿的扮演者Yanzi Ding,来自中国台湾,在外百老汇/外外百老汇有过数部舞台剧作品,以及两部影视剧作品。毕业于美国音乐剧与戏剧学院(American Musical and Dramatic Academy)。

 

费正清的扮演者Mike,已有演出8部电影,11部戏剧的丰富经历,并于2017年、2018年获奖。他还是两个即兴喜剧团队的创始人,目前在The NewSchool戏剧学院进行深造。

 

 

扮演坂本元的Akiyo Komatsu,毕业于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他曾演出4部电影,6部戏剧。  

 

 

扮演莱斯莉的Christina MeiChen,是意大利和中国混血。有过10部舞台剧,4部电影的演出经历,本科毕业于美国东北大学,曾在伦敦艺术学院,美国许多表演培训机构学习过。

 

 扮演黄振华的Ellis,今年只有19岁。高中时代,已参加过多部舞台剧的演出。

扮演酒井月衣的MK,曾演出9部舞台剧。

值得一提的是,《飞虎恋》主创团队均为90后新生代,充满活力。大家都是为着一个共同的和平愿望,志愿参与这件有意义的跨文化研究项目。

创意团队阵容强大,舞台监督、舞台设计、音效、平面设计到服装设计,均为美国戏剧院校或电影学院的硕士生、博士生,而且多次获奖,其中意大利的设计师,已经在业内发展了十几年,其作品曾在全球巡演;社会运营团队则以纽约大学市场设计专业的硕士们为主,均为中国留学生,其中两名来自中国台湾。

 

目前,创意团队、演员团队以及市场运营团队约30名志愿者各司其职,都在紧张有序向前推进。

 

距话剧《飞虎恋》登陆外百老汇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月,关注美国首支援华飞行队历史的人们、关注二战英雄的群体、不了解却想要了解这段历史的人们、热爱和平的人们,如果你对该剧有好奇、有期待,来吧,都来吧,让我们一起分享由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文化背景成长起来的志愿者们为您呈现的大型话剧《飞虎恋》!

 

  • 演出地址:619 Lexington Avenue, New York, NY 10022

         (LL2 inside Saint Peter’s Church)

  • 演出时间:2018年9月5日,周三,19:00

             2018年9月6日,周四,19:00

             (演出结束后,21:00-21:30小型演员见面会)

             2018年9月7日,周五,15:00

             2018年9月7日,周五,19:00

2018年7月26日,约克剧场正式售票

 

Author: 王野野

北美公益行︱好的中医师,是开悟者,也是实践者
旭耕堂

在波士顿的这些日子,王野野老师和美国的医生、朋友们喝禅茶、聊医学。

朋友们问王老师在美国交流的这些日子,王老师如何看待“中医师在中医技术提升的道路上,要如何做,能够技术提升的会更快?

王野野说:“身处波士顿这个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以及拥有创新优势的城市,无疑是幸福的。

美国在经济领域、科技领域的创新人才的培育,以及创新型企业的发展,大多是在学科交叉的过程中产生的创新。

美国的企业家、科学家们都保持着包容并蓄的开放精神,能够将历史文明和现代文明进行融合与开创,不断的推陈出新。

中医师成长的道路上,有时候不见得是依靠“下苦功”、“死钻研”来获取真知的。

好的中医师,也是垮学科的创新型人才,不仅仅要懂中医的学问,也要掌握西医解剖、人体筋膜、心理学等学问。

以我们面对患者为例,很多时候,患者不仅仅有内科疾病,可能还有身体结构方面的疾病,此外,还伴随有心理方面的疾病。

遇到这样一些患者,对于中医师来讲,就是很大的挑战,因为,我们可能需要具备好的沟通能力,才能首先建立起与患者进行沟通的“通道”,我们才能与患者更好的对话,患者才能真正的信任我们。

建立起信任后,我们需要运用自己掌握的人体结构调整技术,从患者的身体架构调整方面,帮助患者调整身体结构性的病变。

人体结构就是房屋的“梁、柱、地基”,上梁不正下梁歪,只有骨结构能够调整好了,治疗才会收到更好的功效。

而内科多种疾病并发,如果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去治疗,就会千头万绪,毫无章法。

治疗如果“光撒网”,在患者身上使用几十根针、甚至上百根针,或是使用“覆盖式治疗方式——全身无死角”的方式去治疗,这样的方式,对患者来说是痛苦的。

古人说“抓牛鼻子”,就是告诉我们,治疗的时候要抓治疗的关键点。

但中医师抓住治疗的关键点,最考验医生的就是诊断能力,通过望、闻、问、切,准确定义疾病的“病所与根源”,究其根本后,才能准确治疗。

古人说“四两拨千斤”,可是,如何能够在面对纷繁复杂的病情时做到四两拨千斤?其实是非常考验医生的智慧的。

科学的检测仪器诊断出来的数据,只是静态的数据呈现,却无法帮助我们把握疾病间的关系。

而我们古人的《易经》智慧,却是可以帮我们掌握人体五行之间失衡的原因究竟在哪里?

木、火、土、金、水的五行关系,看起来是容易的,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每个人都知道“生和克”,可是,如何把“生与克”的思想运用到诊断学与治疗学上,却是需要一番功力的。


《易经》智慧、《孙子兵法》为代表的兵家智慧,以及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智慧......东方文明都在阐释着“天道”、“世道”、“人道”之间的关系,这些关系融入到中医治疗里,能够帮助到中医师实现更好的成长。

生病了,大多时候,是一行太盛,导致克制了另外一行,这样的不平衡,就是东方哲学所说的“过犹不及”。

因此,在治疗的时候,我们运用五行学说的理论,或是采取了“助长弱势一方”的方式,使其强大;或是采取了“削弱一方”的方式,使其弱小,就是“生”与“克”的智慧。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医师只是一个“身体平衡的引导者”,只是应用“气机升降”理论,让身体五行之间启动自动平衡,让身体最终实现阴阳平衡,就是人体启动了自愈功能与机制。

(未完待续)

Author: Maggie Li 房产专家

转眼间,夏天就快到了
房市也开始变得异常火热
一个周末的Open House
拥挤的像是去赶集

购房者: 看到心仪的房子,Offer 到底该怎么写,才能让卖家接受呢?
主页君: 这里面的学问和技巧可就多了去了,主页君先卖个关子,请继续往下浏览 :)

在房市火爆的今天,卖家当然希望收到的Offer报价越高越好。然而,主页君亲身经历过很多案例,客户所出的价格并非最高,可是卖家最后选择了我们的offer。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其实,在很多情况下,报价仅仅只是一方面,卖房还会考虑其他的因素, 例如:

NO.1 高押金和足够的资金证明

1. 签买卖合约时所给的押金。一般情况下,签P&S 时,需要付一个房价的 5%-10% 作为押金。一方面,可以让卖方感受到买家十足的诚意,另一方面对于贷款银行而言因为其风险減少,贷款申请更容易通过,这也是卖家愿意看到的。

2.足够的资金证明。现金买家当然是卖家最喜欢的:Cash is King。除此之外,卖方偏好选择有多余资金可供紧急应急的买家。如果将来遇到估价低于房价的情况,买家还可以用多余的钱支付银行无法贷的差价,使得交易能够正常继续。所以,一份有力的银行资金证明和贷款公司的预批准信,都是至关重要的。

NO.2 贷款保护条款

现在下offer时,买家常用的保护条款(contingency)主要有贷款和房检两项,取消掉任何一项,都将代表这买家会承担更高的风险。我们先说贷款contingency,这条主要是来保护买家,若在贷款贷不下来的情况下,可以无责退出交易。

若买家为了增加竞争力,可以考虑免除贷款的contingency,那么万一贷款无法贷下来,就需要买家拿出足够的现金来完成交易,否则将会损失之前支付的5% 的押金。

一旦填写了offer,就是走法律程序了,如何在体现买房诚意的同时又能保障自己的权益,买家可以参考经纪人的意见,但最终做决定的,还是自己。

NO.3 房屋检查保护条款

房屋检查,也是买房的时候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一般涵盖:房屋结构,地下室,室内外,车库,阁楼,屋顶,阳台,水电,煤气,冷暖设备,热水锅炉等。这个条款可以保护买家的利益,如果房检师检查房屋发现了重大问题,例如霉菌、白蚁、漏水、地基等,买家需要考虑愿不愿意花钱去解决这些问题,值不值得花时间去修理等。

房检contingency 会要求填写一个数额,意思是如果对检验出来的问题需要修理,多少金额之内买家愿意自己承担,超出的部分要不要求卖家修理,或者不修理但让卖家给credit。所以,这个金额一般写的越高,对卖家越有利。但如果发现的问题重大,当然建议是选择退出此交易。现在越来越多的买家为了抢房,都直接取消掉了这contingency。甚至在一些比较火的地区,卖家看到有这一条款的offer 直接pass 掉。

主页君建议买家可以在看房时带上一个房检师,不过如果offer 没有被接受的话,房检的钱也打水漂了。

NO.4 积极配合卖家的需求

通常来说,卖家当然希望房子能越快过户越好,战线拉长了风险自然也加大了。所以,当卖家急着卖时,买家要尽量缩短整个进程的时间;有些卖家在出售房子时,里面还住着租客,他们希望在卖掉之后,仍能以出租的方式,继续保留原租客到租期结束再搬走。这个时候,他们自然希望找到一个可以积极配合他们计划的买家;还有的卖家,想利用1031 置换条款(主页君会在今后的文章中详细解释)买房,但是还没有挑选好新的房子,就会希望整个交易的时间能够拉的长一些。买房的时候,需要清楚地了解卖家的需求,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房屋的交易,说到底都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易。有时候一个offer 能否脱颖而出,完全取决于卖家喜不喜欢这个买家,或者是卖家的经纪喜不喜欢买家的经纪(在offer 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下)。如果对于某一房子特别喜欢的买家,还可以写信给卖家,说明自己家庭的状况、为什么想要买这个房子,买下以后对家庭的重要性及影响等等。也许因为某些地方,触动了卖家的心,让他们选择了你的offer。

CONGRATS
如果大家在写offer 方面遇到任何问题,可以私信主页君,我们的团队会在第一时间内给你最大的帮助!

Author: Maggie Li 房产专家

根据国内首家海外置业平台外居乐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全美范围内,美国房产市场持续上升,在17年3月到18年3月期间,全美房屋的房价全年平均同比上涨7.0%;而18年3月份比18年2月则增加了1.4%。”最近更是由于天气的转暖,不少有买房意愿的“刚需”纷纷出动。

买房者: 现在房价那么高,是泡沫吗?利率目前是多少?波士顿的房子为什么那么旧。。。。
房产经纪: 我~!@##¥%……&

主页君最近被问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于是乎决定给大家发一个扫盲贴,来普及一下在美买房的小知识。

美国为何这么多二手房

在美国房产市场有句名言: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 不管是投资还是自住,地段都是最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一般地段好、交通方便、社区安全性高的房子都聚集在繁华的市区,而这种地方很少有新建的房子出售,即使有,价格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买房会有很多的二手房。

小编语
很多中国的买家也渐渐地能够接受二手房了,特别是古老的有历史文化底蕴的房子,更是受到买家的青睐。

美国的房子为何大多用木头建造

北美木结构的房子是现代房屋结构中最经久耐用的结构之一,具有结构轻,抗沉降,抗老化的特点。木材的价格要远远低于混凝土,一般四层楼以下的房子规定要用木头来建。而且木质结构的房屋容易维护,方便装修,倘若想要DIY 一下,完全可以自己动手。此外,木质的房子通风性强,冬暖夏凉。

小编语
木质房屋由于天生具有“以柔制刚”的特征,在地震发生时还能大大地降低受损的程度。但是木头容易招来白蚁,因此在购买美国房子时不要忽视了对白蚁的检测。

买房什么朝向好

我们中国人都非常讲究风水和朝向,喜欢坐南朝北的房子,但是美国人似乎却没这个概念。房屋一般很少有正南正北的, 面向东西向的甚至更多, 这样一来每个房间都会有阳光。所以我们中国买家购买时也需要放宽一下要求,入乡随俗。

据说判断房屋的朝向, 大多时候仅仅从街名就可以看出来:比如街名后缀为Ave的是东西朝向, 后缀为Road,Street或Drive的是南北朝向, 后缀为Court, Place的一般是小路尽头, 一排房屋围城一个圆圈, 没有正南正北的讲究。

小编语
国内有些风水的讲究还是很有意思的,例如,房子不能对着大马路, “路冲“。门前不宜见有电线杆、街边路灯柱,”顶心煞”。其实,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美国的公寓如何隔音

在美国住过公寓的朋友们,可能都亲身体验过公寓的隔音效果。那怎样才能更好地隔音呢?可以从三方面入手: 1. 墙壁。可以在墙面之间加装隔音板,或在夹板墙中做隔音棉;或在墙面装修上,让墙面有些凹凸,比如使用壁纸、壁布等材料来做些装饰。2. 地板。购买静音地板或是在地板上铺一层厚地毯;3. 天花板。用专业的隔声材料做专门的隔音吊顶;4. 家具。木质家具吸音功能好。例如将书柜放置在与邻居家相邻的墙壁前用来适当阻隔邻居家传来的声响。

小编语
购买公寓(Condo)或是联排别墅(Townhouse) 时,私密性和处理权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因而买家需要提前做好准备。

麻州哪些镇享受房产自住税减免

与中国不同,美国的土地和房产都是私有的。房主拥有永久产权,不用担心被强拆,但需要每年缴纳一定数额的房产税。在征收美国房产税的同时,美国地方政府规定了一些减免税项目,主要是针对自住屋,亦在鼓励业主自住。在麻州,实施自住房地税减免政策的城镇一共有12个,分别是:波士顿市区、布鲁克林 (Brookline)、剑桥(Cambridge)、水城 (Watertown)、沃尔瑟姆(Waltham)、萨默维尔(Somerville)、切尔西(Chelsea)、莫尔登(Malden)、马尔伯勒(Marlboro)、楠塔基特(Nantucket)、萨摩塞特 (Somerset)、蒂斯伯里(Tisbury)。

小编语
注意:自住房的优惠需要在结算房产税之前向政府申请。一旦申请成功了,这种优惠之后每年都可以享受!平均每年有$1000-2000的减免额。

什么是除铅房

美国的一些房屋在建造过程中会使用含铅油漆和铅管,铅对孕妇和儿童的身体健康都有很大的影响。麻州在全美国也算是对铅要求很严的州,规定1978年以前的房子,是不能出租给带6岁以下小孩的家庭,因为小孩子可能会把带有铅尘的东西放进嘴里吃进肚里而影响智力。除非房东有除铅证书证明房子已经除过了铅。否则,房东要出租给这样的群体,就必须对房屋进行除铅处理。

小编语
房东不能因为申请人家庭中有6岁以下的小孩就拒绝出租房屋,这是违法的。也不能因为房客明知道没除铅愿意自己住就让其居住,一旦小孩子出现铅中毒,还是房东的责任。

美国的产权拥有问题

美国房产土地的产权是私有制, 业主拥有绝对的地上和地下的权利, 如果在地下发现了石油、金矿也归这个土地业主所拥有。

独栋别墅(SINGLE FAMILY),房屋主人拥有土地和房屋的完全所有权,同时也有负责维护自家庭院和物业的责任。例如铲雪、除草等。

公寓 (CONDO),每个单独的业主拥有自己单元的产权,但是不拥有土地的产权。大部分公寓都有业主委员会(HOA)。社区内部的公共空间,如走廊、电梯、车道、娱乐休闲设施等,则由社区内所有住户共同拥有。

联排别墅(TOWNHOUSE) : 联排别墅的所有权归业主所有,有的会有自己的庭院和车库,但是有些却没有。联排别墅有一定面积的土地所有权,业主拥有房屋所有权,有一定增值空间。

小编语
在买卖过户时一定要保证产权的干净! 任何人经过合法程序, 都可以对不属于自己的产权放上使用权或限制, 这可能会间接影响产权过户, 限制了业主对产权使用或是房屋加建修盖, 也就直接影响产权的价值。

非美国居民在美卖房如何报税

非美国居民在出售美国房地产时,必须将部分卖房的钱预扣下来纳税。联邦要预扣15%的房屋售价(已经由过去的10%增加到15%了)。扣除的数额并非最终的缴纳税额,只是预付。因为通常情况下,非美国税法居民的外国人是不用报税的,如果国税局不收预扣税的话,就没有办法保证外国人合法缴纳收益税。

小编语
外国人购买美国房地产后,应该申请社会安全号码(SSN)或者报税号码(TIN),在明年4月15日填交税表,再正确计算应交(或应补)的税额,多退少补。

是不是豁然间茅塞顿开?倘若还有其他问题,可以私信主页君进行详细咨询!

Pages

29039 reads
Subscribe to RSS - 波城生活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