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父親保佑化解訴訟——蘑菇片帶來長達六年的夢魘(下)

Enter a comma separated list of user names.
sarinna's picture
Sarinna Ma

馬滌凡 一 未按牌理出牌的人生 

這樣的標題 其實很怪 不過至少比較不用負責任?
要不然 我會很怕
真的會 很緊張!

我從來沒有按計劃
做過任何事情
也從來沒有按牌理
出過任何的牌、 
就是這樣亂七八糟的 糊裡糊塗地過了一生.

現在要我來寫 
或者是再來回顧
我真的很怕 去面對

但是如果前面先講清楚、先自己不打自招 一下、至少不用去面對太多的社會習俗、正式的常規?

馬滌凡 1972年來美 先後創辦 吉利進出口公司  亞洲廣播電台 現旅居波士頓。

 

Author: Sarinna Ma
Date: 
2022-01-20

1986 年8月23號 ,是個星期六。那天早上,在麻省總醫院,與臥病在床的父親聊天。他提到:妳對這個家貢獻很多 ,現在還有什麼願望沒有達成嗎?

不懂事的我,毫不加思索地開口就說:Michael  Nieering!(詳見系列文章上一篇,文末有連結。)

麥可,這個我在夢裡也不會忘記的名字!

 「那死傢伙、難道官司問題到現在還沒有解決嗎?」父親馬上接口:「這麼多年了,他到底想幹什麼?」他又接著憤憤不平的說道。

「還有就是一直困擾我的電梯,搬來搬去,電梯老是壞,完全沒有辦法出貨,快急死人了。」我接著訴苦。

「真的,爸爸,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把麥可的事情解決。然後,能夠擁有一個永遠永遠,一輩子再也不需要電梯的倉庫。」

不呆不痴的我,還以為是在與父親聊天,把我心中的煩惱,一股腦的全部丟出來。

渾然不知,當我們對話之時,父親已是身處在傳說中所謂的迴光返照的情況。當天下午,才60出頭的父親,與他摯愛的母親和我們這六個不懂事的孩子們,永遠的告別了。按照回教的規矩,需要儘快將亡人入土為安才是。沒有任何經驗、更是六神無主的我,此時完全不知道,接著該怎麼做。

還好有Jimmy!他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找到了清真寺 ,也安排好了為篤信回教的父親唸經的阿訇。接下來的星期二8月26號,我們安葬了他。

星期三一大早,回到公司,繼續我忙碌的一天。

8月29號星期五,父親入土後的第三天下午 ,大約六點鐘左右,電話鈴聲在安靜的倉庫突然大響,這是餐期時間,通常我是不太會接到客戶的電話的。接著,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卻更是讓我嚇得寒毛直豎:Sarinna 你好,這是Michale 麥可

「誰?」我緊張的問著:「麥可,誰?」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毛毛的,我有一種預感是他。

「Michael Neering。妳還記得我嗎 ?」想到父親臨終前,我們才剛剛談到他,我全身一陣一陣的雞皮疙瘩起得沒停過。

長達六年的時間,我用盡了方法想要跟他連絡,卻永遠都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沒想到 ,從六年多前出事的那天起,完全「人間消失」好像失蹤了似的,消息全無的他,現在居然自動地打電話給我。

結結巴巴,語無倫次,我問到:「Michael Neering,你⋯你⋯你⋯要幹嘛?」

「我想跟妳見一面,了結我們之間的案子,妳有空嗎?」

「 我⋯我⋯我⋯」

對這通突如其來的電話,還在震驚之中,我,一時完全反應不過來!

呆了半天,終於回過神來,馬上接著說:「有空、有空,當然有空,我們今晚就見。可以嗎?」迫不及待地問,深怕他會改變主意。

「當然,太好了。我真的是等不急了,七點鐘妳到我家來 ,我的地址是Easten 的xx街。我的電話⋯如果妳找不到地方,可以借個電話隨時打給我。」

掛了電話。好久,好久,好久,才恢復平靜。

突然想到,不能就這樣空手去,一定得拿一個協議書什麼的,還有,還有⋯對了,我還得帶一個錄音機去⋯⋯。

萬一我們雙方達成了協議,總得有個紀錄什麼的。

天哪,搞不好,今天就可以把這困擾了我六年多的懸案解決了也說不定。

越來越緊張?興奮?期待? 我的心呯、呯亂跳個不停。

馬上找到了Jimmy,拜託他去幫我買一份印好的協議書。

可惜那個時候的文具店,都是小小的、家庭式的,而且最晚的,也大都是六點鐘打烊。

我幾乎用求他的語氣:「Jimmy拜託、拜託,趕快去找 ,不管跑幾家,一定要找到為止。」

他當然比我更淸楚這次見面的重要性,大街小巷的不知跑了多少家文具店,最後總算在辦公大樓林立的城中心,搶著在人家7:30關門之前衝進去,終於買到了幾份印好的協議書。

拿著地圖 ,我們幾經波折的找到了這個從未聽過的小鎭,按址找到了麥可的住處 。

大門一開,我們立刻被煙霧彌漫的客廳景象嚇呆了。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連大門都擠不出來的巨無霸!

坐在沙發另一頭的是,尺碼看上去,也沒有小他多少的媽媽。

談判終於開始了,拿出了我放在皮包裡的錄音機。

「你不介意我錄音吧?」我問。

「當然不介意,妳請。」他回答。

「你為什麼今天會打電話給我?麥可?」

「不知道,我突然覺得這個案子應該解決了。 而且我一直想要去旅行,所以就打給妳了!」

「你的律師知道這件事嗎?」我接著追問。

「不知道 。我今天才突然想到要打給妳。」

「那萬一律師找你麻煩,怎麼辦呢?」

「那沒有關係,這是我跟妳的事情!」

真是神經病,早想通這一點,我們雙方,不就都可以少受多少折磨?

「你確定嗎?六年了,長達六年 ,你都不接我的電話!」

「喔 !我知道,那是因為他不准哦。」

「那為什麼,你今天又突然打給我呢?」

「不知道 !」

又是一個簡單明瞭的回答。

就這麼一來一往的,麥可的媽媽還繼續抽著她的煙,和Jimmy坐在旁邊,就這麼靜靜的聽著⋯。

「那你現在要和解的條件是什麼呢?」

我們終於談到主題了

「我有三個條件。第一,妳需要幫我把醫院七千多元的欠款付清。」

「沒問題。」我說。

「第二 ,你需要還給我,當初欠我的兩個禮拜薪水,總共$324元。」他接著說道。

「當然,那是欠你的,該還。更沒有問題了。那第三呢?」

「第三,妳需要陪我一筆痛苦補償金,因為我要去旅行。」

「好,應該的。我一定會。你要多少錢?」接著,我緊張的問。

「$500,你最少要賠我$500 元。」

他有點心虛的,輕輕的說到,聲音越來越小。

「多少?你是說真的?還是假的?$500 元?」

我用手撥了一下面前的煙霧,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好像被電擊了似的!心裡面不斷的在想,我⋯為了盡速了結此事,曾經決定豁出去算了,自認倒楣的提出了五萬元的賠償,你的律師都一口否絕了,你⋯你⋯那麼可憐??你現在只要$500?真的是有沒有搞錯啊?老天爺⋯

「這樣好嗎?我們剛好帶了三張支票來,一張是開給醫院的,我明天一早就寄出。一張是陪你的兩個禮拜工資。第三張是$5000元的賠償金。」

從頭到尾,他沒發一語的媽媽,這時候突然歪過頭,狠狠的朝我面前,吐了一大口煙,嗆得我差點受不了,這下子輪到她跳了起來。

「$5000元?妳是說$5000元嗎?」

「是的,沒錯。我是說$5000元!」一面咳,我一面回答。母子倆對看了一眼。

「 好的。妳開支票吧 ,我們馬上簽協議書,現在就簽!」

「是的,在Jimmy開支票之前,你一定要先在協議書上簽名,不能反悔,因為我們一共只帶了三張支票來!」

「對了,麥可,這是我們之間,最後的協議。之後任何的告訴全部無效,不管你的律師說什麼,你都不能再反悔。你能做得到嗎?」我問。

「當然沒有問題,我已經追著問律師,問了那麼多年,他每次都嫌我煩,現在連我的電話都不接了。」

「他也不准我去上班,每天坐在家裡,這種日子我受夠了。拿到錢,星期一我就出門旅行去了,在家坐了這麼多年的牢,終於可以出門了⋯」

他欣喜若狂的接過 jimmy手中的二張支票。表情是那麼的開心 ,興奮的樣子,讓他笑得像個天真的大孩子,看了有點心疼。

靜靜的望著我面前的這位龐然大物,說真的 ,如果我躲在他的身後,別說一個人,就算兩個我,也沒有人會看到我的存在。

此時此刻,情緒是如此的澎湃、複雜。心中不斷的在想 ,一個人怎麼可以讓自己胖到這個地步? 這六年多等待的日子 ,他肯定也不好過。

真不知道該同情他 ,還是恨他 一手造成這一切⋯⋯

走到門口,突然想起來,我又拿出錄音機:「麥可,這一次的協議,是你主動打電話給我的,對不對?」

「對。」他說。

「那你是自願的嗎? 」 

「對。」他接著說。

「我有沒有逼你?」

「當然沒有,絕對沒有!」

去了法庭幾十次,笨笨的我,也被訓練得能言善道了!

離開了麥可煙霧瀰漫又狹窄的小客廳,第一次從內心嘗到恨不得飛起來的無形的自由。

不敢相信,我終於踏出了協議的大門。深深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戶外的空氣,我試圖撢掉滿頭、滿身的煙味。已經餓得發昏,走進了眼前的一家麥當勞,Jimmy叫了一個漢堡,我吃了一個魚堡 ,也算是慶祝長達六年夢靨的結束吧!

星期一,9月1號了。一大早,果不出其然,麥可的律師打電話來了!

「妳又犯了法,妳不應該跟他見面。」

⋯⋯我根本不回答

「我怎麼知道,妳是不是頂著一把槍,強迫他們母子簽的字?」

真是有病,我連去哪裡買槍都不知道。

這種不三不四的說法,也虧他想得出來⋯真的是服了。

氣急敗壞地,他在電話那頭罵個不停,一會要再提告,一會要我去法庭見,一會又不斷的嚇我:

今天就可以讓妳坐牢⋯⋯

「沒關係,隨你怎麼處置,我有錄音,是麥可打電話給我的,他完全是自願簽名的。」

「而且他的媽媽也在證人欄簽了字!」

「妳這是完全的違法,我一定會告妳。」他狠狠的說著。

氣急敗壞、毫不放棄,他還是沒完沒了的在詛咒我。

「沒問題,你請便,高興怎麼做就怎麼做吧!」我突然像吃了熊心豹子膽似的!

「等一下,妳有錄音? 哦!那更好,那更是我的證據!法官絕不可能准許妳在法庭放錄音帶,妳至少還要再多享受好幾個月的牢!」

有沒有搞錯啊?到現在才反應過來,我一開始通電話時講的我有錄音的話?

可以想像,他有多麼的激動了。

「那更沒問題了,隨你的便。不但錄音之前,我徵求過他們的同意,而且我會很開心去坐牢。」

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我居然毫無畏懼的對答如流⋯⋯

當晚,離開公司,我特別繞到狹窄的邊門,一個人坐在出事的樓梯上,看著這上上下下爬了幾十次的小樓梯,陳舊的卸貨台,回想著這辛苦的幾年  ,這緊張傳奇性的一週⋯

一幕一幕的情景,不斷的翻騰在眼前,不知不覺的,我早已淚流滿面⋯

抬起頭來,仰望長空,繁星點點,大夏天的夜晚,連吹來的風都是悶熱的。

不知為何,我老覺得空氣中還是瀰漫著一股散不掉的煙味。

望著滿天的星星,不知不覺的,我開始喃喃自語:「親愛的老爸,真的很感謝你。曾經我是那麼的絕望,這麼多年⋯這麼多年了⋯放在心中的一塊大石頭⋯親愛的老爸,再次感謝你。不論你在哪裡,請繼續保佑媽媽、弟妺和我,請繼續保佑我心中那團熊熊的創業火焰能夠繼續的燃燒⋯」無法自己,我早已泣不成聲⋯⋯

遠遠望去,夕陽早己西沉,灰暗的天空,升起一輪明月。

朦朦朧朧的眼淚中,父親熟悉又帶著微笑的臉,逐漸的,越來越清晰的,浮現在泛黃的月亮之上⋯⋯

延伸閱讀

204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