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Author: Apple Ping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墨尔本城区的路叫street(街),城外的叫road(路)和drive(驾驶道);交通分为train(火车)、tram(电车)和bus(公交)。火车有时在地面行,有时在地下走;在地下时也被称作subway(地铁)。Circle tram(环城电车)是免费的,所以旅行社也因此设了一个项目叫“观光墨尔本”。圣诞新年的时候,tram(电车)打扮得很漂亮,还有圣诞老人在车上向乘客发送巧克力等等礼物。墨尔本最大的百货公司除了有圣诞特别购物之外,它的橱窗被装饰成炫彩夺目的童话世界,人们尤其是孩子们排着长长的队伍,就是为了看这里的decoration(装饰、装扮)。此外,南半球在夏季过的圣诞新年,除了没有雪,家家户户装扮一新;晚上出去看闪闪烁烁的圣诞人家,成了各自的一个企盼。特别出彩的人家会引得路人驻足流连,主人家因此也会特别心满意足,来年会更加努力。

农历的中国新年,也越来越被澳洲人所了解并接受。他们欣喜地向我们说:“Happy Chinese New Year!”。墨尔本城区的路,特别是中国城附近的路段,一早就被警察设了路标,公交车也因此改道绕行。中国城有一场盛大的新年演出:民歌、相声、方言、舞狮表演。有人甚至从国内请来了大腕参加演出。来自中国的各行业,或者有关的行业,都来设点宣传,餐饮、武术、旅游、招聘、华语有线电视等等都来了。有家台湾公司还在此拉人,免费去看台湾新年电视春节晚会,并提供茶和点心。来澳洲帮子女带孩子的中国老人,这一天,即使乘公交也要赶过来看看热闹。十多年前从北京来的一位老人,平日,在家中花园里种菜成了她唯一的乐趣。她说:没想到北京变化那么大,否则也不出来了。还有一对随子女移民的老人,老头安于半年不出家门,老太受不了,于是每年春季她要回国,约老朋友们周游中国,半年后天气转冷,再回到澳洲住半年。她还感慨移民这一招走错了。我的好友音音,也终于把妈妈从上海移到悉尼了。妈妈却搬出去自己住。她结交了几个麻将老友后,音音似乎也成了老友们的女儿,有事一定要随叫随到的。

有一个说法,也有事例,在中国城做电脑、古玩、纪念品等等,不一定顺利,但做中国餐馆,生意一定红火。很多澳洲人越来越喜欢中国饭菜。在中国餐馆外,经常可以看见排长队等着用餐的场面。在国内每周都会光顾麦当劳的很多留学生,到澳洲不久也要学做中国菜了,甚至打国际长途问父母他喜爱的那道菜怎么做。在悉尼,我意外地遇到“文昌鸡”!一激动,脱口而出:“正宗吗?”店主哈哈一笑:“在这儿,你还要求正宗?”哈哈,就像到北京看长城、到海南一定去天涯海角,于异国他乡,在中国菜里品文昌鸡,意到、情到,足矣!

我的思乡情,在回国的航班上被点燃。一踏进中国国际航班的波音777,耳朵里的国语似乎就充满了国内的气息,黑头发、黄皮肤,甚至大声地呼来唤去,都那么自然亲切!我开始想念小孩、家人、国内我去过的地方,还很想说我很会或不很会的安徽话、上海话、海南话。于是,从墨尔本经停悉尼时,看着填海而成的悉尼机场,我的心油然而生一种告别的安详。这飞机的翅膀多像一条路,世界是个大村庄,无论在哪里,有梦想就有飞翔。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Author: Apple Ping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大花园也是大果园的澳洲,很多人家屋前屋后都种有各种各样果树。我的房东定期派人来割院子里的草,却从不管后院的一棵我说不上名字的果树,以致它疯长。结果的时节,我摘过几次吃,酸甜酸甜,但更多的果实只有落到地下一层又一层地烂掉——不能营养别人,就只有营养来年的自己了。

之前,我认为樱桃更像一个装饰品,或者说是别的水果的点缀。我不知她的美味,也就不理解她在超市里的贵身份。周末的时候,朋友约我去墨尔本郊外摘樱桃,同去的还有中医按摩师一家人;在国内,他原来做的是电视台英语主播。

庄园里的人说呆在树上的樱桃不能浪费光阴了,第二天就要集中闭园采摘。因此我们去的那天是樱桃园开放的最后一天,我们又庆幸又激动地提着桶摘樱桃啊。进得园才明白,摘樱桃就是吃樱桃。大吃特吃,吃完够得着的,园主还提供梯子,帮助你吃高处够不着的樱桃。只要你摘得到、撑得下,尽管吃!我第一次尝到如此甜蜜、有趣的樱桃。一会儿,我们的手上、嘴上、衣服上都是樱桃汁了;再一会儿,我们的胃受不了了,食无味了,可是还舍不得舍去美味,这才想到往桶里放啊。一桶、两桶,每个人都拎了一桶来结账。价格比超市里便宜一半!

园主很高兴,我们很高兴。拎着沉甸甸的樱桃走出樱桃园,才突然明白:园主卖了樱桃、还省了很贵的人工采摘等等费用;我们是赚了美味和回忆呢,还是被雇佣了、被剥削了呢?哈哈,愿打愿挨,客串一场,角色无所谓,钱财身外物,快乐是老家!

而今,我记忆里,想起澳洲就想起cherry(樱桃)、樱桃园、摘樱桃。从那以后,我对每一次在超市里与樱桃的照面,都另眼相看;对每一种红红的、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都充满怜爱,想着她可能是樱桃的化身。她常常像一个精灵,在回忆里闪烁,温暖贴心。此刻,多盼望在我住的海南岛上,有一个果园,不一定是樱桃园,她悠然、别致,给如我一样傻想的女子们——偶尔的清新和永远的自然。。。。。。

 

Author: Apple Ping

此时,我听着ABC(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网上播音,想着它处在墨尔本的哪条街道呢?Sorry,对不起,我脑子里蹦出的,是街上的那些艳遇。

到墨尔本的第二天,我从使馆教育处报到后回来,经城区换车时,我怎么也找不到回La Trobebus站台了。转念一想,时间还早,不如一边找站台一边看看街景吧。

“Have we met before?”(我们以前见过吗?)——有人跟我说话?谁?一位老者!

“No, I don’t think so.”(没有见过。)

“Yes, we met ,in the dream.”(不,我们在梦里见过。)

啊?!时尚大师香奈儿早说过:某一天,在某个角落,你会遇到你命定的那个人。—哈哈,我可还没准备好呢。

“Could you have a cup of coffee with me?”(可以一起喝杯咖啡吗?)

我想想,光天化日下,不就是喝杯咖啡吗?不能显得中国Madam(女士)的小气。于是。我跟他走进最近的一家咖啡店。

他说20年前他从意大利移民来澳洲,现在是一个清洁公司的老板,Wife(妻子)去世了,有一个大的house(房子),可以给我一些帮助。他世界各地地跑,可还没到过中国,但是很喜欢中国,尤其是中国食物。他问我喜欢吃海鲜呢还是喜欢吃烤鸭?我一直不置可否。最后,他约我哪天去中国城北京烤鸭店吃饭,并要了我的电话,还写下了他的电话。

此后,在图书馆、家里、路上,我随时可能接到他的电话。终于有一次,我不能再说没空了,急中生智,我说我要换电话了。这次故意给了他一个错号。于是从此,这个有大house(房子)的老人,才销声匿迹了。

花开花又落,年年不相似,岁岁人不同。转眼间,我准备回国的旅程了。澳洲的图书馆免费开放。朝阳里,等待开馆的人脸孔红扑扑地坐在石阶上,生机勃勃;夕阳斜照下,馆前依然熙来攘往。图书馆宣传页上的这两幅画面,我一直惦记着。于是决定去看一看。听说,city(城区)在勤劳的亚裔人大规模移民之前,很少有拥挤的时候,一到周末和节假日,店面都colsed(关门)了。80年代后,尤其是近十几年,city(城区)也渐渐变成不夜天了。在最拥挤的街口,我转头问哪里是去图书馆的捷径呢?

他殷勤地跟我说怎么走、再怎么走,然后跟我说,他在纽约游了两个多月,刚回来,他的公司或许可以给我一份工作,他能否请我喝杯咖啡,他喜欢中国城的烤鸭,他有一个大房子,他可以给我一些帮助……天啊,他是那个一年前遇到的老人!!

我提醒他,我们一起喝过一次咖啡。

他记不起来,也没有尴尬……

——

我一直不明白,在无数擦肩而过的相遇中,是什么原因,他揽生意一样地揽那个命定的陪他度余生的女人?

 

Author: Apple Ping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关于澳洲,我可以将那段旅程像昔日风铃一样,高高挂起,暂且不想(响)吗?近日,心里时时涌起阵阵挂念——关于“公鸡”和榕,我的两位华东师大的校友。

因为他的中文名字音同“公鸡”,所以从走进519女生宿舍的那一天起,我们就开始叫他“公鸡”。“公鸡”衔走了519最单纯女生的初恋,可是这种纯美最终以分手收场。“公鸡”90年代初远赴澳洲,横折腾竖折腾,澳洲公民“公鸡”依然不尘埃落定,依然以恋爱的名义与人同居,好在“公鸡”一贯重友不轻色,他跟女友、女友的母亲和女儿、我们大家,全都相亲相爱。在我踏上澳洲的那个清晨,在机场,我一看到头发凌乱的“公鸡”,心里想到面容渐老、时光飞逝啊,接着就有:心底的踏实。他在我去的大学附近侦查完地形、租好房子、拿给我一套多余的锅碗筷、带我在最便宜的地方买了一切生活用品,甚至手机卡等等,然后教我给万里之外的父母拨了第一个越洋电话。父亲一激动,竟然记起了曾在519宿舍见过“公鸡”!

“公鸡”和榕差不多的时候到了澳洲。只是,榕在墨尔本最有艳遇的火车站,路遇一澳洲青年,随即热恋、成婚,可是我从没见过她的夫婿,因为他几年前因病长逝,于是在面对榕的女儿和婆婆时,我总有一种欲言又止的疼惜。榕在墨尔本大学有一份助理的工作,不过她一直叨叨合同一满就会再失业。每天清晨榕把自己弄得花枝乱颤,送完女儿上学,再去办公室。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榕把方向盘当作鼓,声色俱佳地高唱中国民歌,惹得左左右右的帅哥们侧目鼓掌。榕的所有漂亮衣服都是回国时在上海买的,每次都是一箱子一箱子地买。榕永远都是那个中文系的女生:浪漫、随性、爱臭美。

有一次,榕、“公鸡”、我,一面喝茶,一面聊中澳国情。聊着聊着,他俩该说中文的时候说英文,该说英文的时候说中文,污染得我思路堵塞、一时无语。

我回国前,榕跟我约定,让我带她去海南的毛公山看一看,因为她的教授让她做此研究。但是,榕一直还没有来。“公鸡”却在2007年春节前,被我从他浙江老家忽悠过来。一见面,他说他要settle down(安顿下来)了。于是,我除了带他逛海口,还为他安排了一次相亲,但是彼此没有对上眼。“公鸡”说,他要从海南去武汉,见一见10年前的女友,当年都青春无敌,彼此不输,看看今日能否再续前缘。那天我一早送他去环岛游,急急忙忙地抓了两个鸡蛋、一盒牛奶给他。我回来后,有一点兄弟远游的怅惘,于是我一路发短信,关照他的吃住行游。他动情地称我为“my sister”(我的妹妹)。这时候,我想的是相比于他,我做得远远不够。最令我欣慰的是,海南之行终于让兄长“公鸡”改变了生活轨迹:在武汉,他与前女友重修旧好,缔结姻缘;很快,携妻返澳洲,购屋生女,其乐融融。

前日,移民澳洲的季朋友来电话,说“公鸡”一人变三人,加上岳父岳母,“公鸡”负担不轻,是:乐也苦、苦也乐。。。。。。

 

 

Author: Apple Ping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a Trobe大学的校园也是开放式的,bus可以开到教学楼下;在进入校区的路口有一个不小的湖,清洁幽静,经常会有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湖面掠过或者停在我们的脚边。这时候我总是想起一个说法:我们中国人看到任何一种不知名的动物,都会想到这个东西吃起来是什么滋味呢?哈哈,民以食为天,但是在澳洲,人们常常会为突然停在车边、脚边的动物驻足让道。袋鼠不仅可能跑进你的院子,而且可能进入你家厅堂呢。来自青岛的Sara(在澳洲,留学生们彼此只记得英文名字)说每天清晨屋顶奇奇怪怪的鸟叫让她恐怖不已,以为有鬼。不知道她到墨尔本半个月后就返回青岛,除了对留学生活大失所望之外,是否也有怕屋顶有鬼的困扰。

我租住的房子有三个房间,除了我,其他两间走马灯似地换人。第一个室友是来自上海的19岁男孩Jason。他说他回国要写文章,告诫小孩子不要出国留学。Jason17岁时被单亲妈妈送来澳洲读中学,但是英语不过关跟不上,于是逃课、跟校长吵了一架,被学校开除了。认识我的时候,他正请律师打官司呢。他每天黑白不分地在房间里玩电脑,太无聊的时候就去中国城玩个通宵。我做饭,请他吃过几次。他跟我说他没有参加过黑社会,而且还知道省着花钱了。最小的一个房间住过一个“小印度”。他说的英语你分不清bp的区别,可是他的雅思可是考了7分的。英语在印度也是官方语言,他妈妈等老辈人都可以用英语会话。他做饭做菜就是一个煮,煮米饭、煮一锅蔬菜,再放点油盐,然后用手抓着吃。他说他是佛教徒,可我见他常常偷喝啤酒。每当这个时候,我都看着他,他便很不好意思地笑一笑、再笑一笑。住我隔壁的“小香港”是个高高瘦瘦的女孩,新年的时候,她穿一件白色带毛领的唐装,像个蒙古公主。她的英文不错,学的是心理学,说慢慢地不经常逃课了。我们总笑话她的普通话。有个来自上海的男生想跟她谈恋爱,她却突然某天夜里跟来聊天的另一个男生住到一起了。“小香港”说半年前她非常非常痛苦地失恋了,所以不想轻易谈恋爱。Charles长得最像上海男孩,白净、文雅。他来自普通家庭,不大手大脚花钱,懂得尊重师长、关心弱者。Jason打官司的时候,他陪着跑来跑去。

La Trobe大学的“亚洲研究”,我认识了两个80年代来自北京的老师。他们让我在中国语言和文化课上做助理。我体会到随着中国的进步,中国语言和文化越来越被接受。有个澳洲学生对道家老庄特别有兴趣。他问我在中国是不是到处都是老庄的传教地。他希望拿到中国奖学金到中国来学习。来自台湾台南的女孩,取英文名Jackie。她说跟成龙的英文名字一样。她长得很胖,但是很活跃,经常到各个工作室做灯光助理、场记之类的活儿。她知道国内市场很大,她必须多了解国内多培养实际能力,然后回台南,才能在电台、电视台找一份工作。Chris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台湾人。他会日文、中文和英文,不过除了语言,似乎就没有别的长处了。念完这个学期,他就要去上海,到一个亲戚的公司学本事。于是他问我关于上海的点点滴滴,对那儿充满了向往。

澳洲,不一样的天空,映照出了我们不一样的心空。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Author: Apple Ping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Helen是一个有意大利血统的澳洲奶奶,Diva是一个有澳洲血统的中国外孙女。她们是祖孙。Helen的金色头发一直是染的,她年轻时的照片上是意大利黑头发。Diva的妈妈是我的大学同学榕,她嫁给了Helen的儿子,所以Diva的头发是深棕色。不幸的是:Diva还不怎么记事的时候,爸爸就生病去世了。我见到她们时,祖孙三代相亲相爱。

我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黑头发,Helen对中国有一种本能似的亲近,就连她的老头也更愿意呆在中国的义乌做一个英语教师,而不愿意在澳洲养养花弄弄草。Helen说她不愿让老头继续在中国花哨,必须回澳洲了。我见到这个老人时,他口袋里总揣着一本中文书,走到哪儿学到哪儿,可爱至极。Helen有三个孩子,唯一的儿子(就是Diva爸爸)的去世,可以想象怎样打击了她。我们谁也不提这个伤心的话题。Helen把所有的爱都给了Diva。她在Diva的小房里并排放了一张自己的床。她不陪Diva睡觉的时候,床上就放满了Diva的玩具。老头从中国回来,Helen就经常回自己家;临走时Diva缠着她咕咕哝哝。Helen一遍遍地亲她,一面不停地安抚她“darling, my darling.”(我亲爱的)。Helen甚至溺爱这个孙女,不让她干丁点家务活,不像妈妈那样逼她学中文,给她零花钱,帮助她学摇滚。Diva说得最溜的中文就是叫“奶奶”。

我想,叫Helen的应该是美丽的、讨人喜爱的女人。Helen以她的善良和善解人意,赢得我们的尊重。她总是小心地问起比Diva小三岁的我的孩子在中国的情况。至今我们在邮件中说的最多的就是两个孩子。我也很乐意向Helen叙说孩子点点滴滴的成长。我们称她是“中国奶奶”。

Diva在英文中是女高音的意思。想起她12岁的时候,不论天气多冷,总是光着脚满屋子走来走去;或者跪在汽车后座、作抱吉他状陶醉地歌唱;初夏的时候,扭着开始发育的小屁股,小女人一样地跟妈妈和奶奶臭美臭美呢。妈妈、奶奶曾经带Diva,从墨尔本开车到悉尼参加全国小学生环保演讲比赛,得了一等奖。小学毕业时,Diva考进了令很多亚裔家庭羡慕的东部的一所私立学校。妈妈为了使她不忘忧,给她的校服是高年级学生转卖的旧货。奶奶允诺假期带她去欧洲旅游。Diva得意地计算着自己的护照上又要多几个国家的印记了。Diva喜欢跟我们交流。她总是问我:“you come to Australia for business?”(你到澳大利亚出公差吗?) Diva跟妈妈、奶奶来过两次上海及妈妈的老家舟山群岛。她说印象中外公外婆家海鲜很多、上海的人也特别多。我跟她说:以后到美丽的海南岛看海;她说她还想去更美丽的Tasmania(塔斯玛利亚岛,在墨尔本对面的南太平洋上)。我总是想像:如果爸爸还在,Diva是更依恋澳大利亚呢还是更向往中国?

HelenDiva,一对相差五十岁的澳洲祖孙,因为榕,她们对中国,处于远眺或近观的角度,或者爱,或者牵挂。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Author: Apple Ping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此刻,我在海南岛想起台湾岛上的Charlie时,眼前浮现的依然是他纯纯大男孩的样子。我也慢慢习惯了他给我Email的落款Charlie boyCharlie比我小了十岁。我从来没有对他自称过我是一个Girl。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La Trobe 图书馆二楼的影视观赏区。我到学校后第一周的星期五下午四点多钟,我在看一部文革片:《蓝风筝》。突然,觉得脑后有注视的目光——一个黑发齐眉、穿着花毛衣的大男孩正在看我。看什么?在这个金发碧眼的他乡,娇柔和黑头发也成了我的美丽。我不再回过头去。可两小时后在Bus上,他用英文问我可否说中文,于是我们开始了对话。而当我跟他说再见时,他的眼睛欲言又止。世间有多少时候我们跟多少人说过再见却再也没见过;没想到,第二天我从使馆回来,在墨尔本川流不息的大街上撞上了他!这次他有分寸地认为我刚来澳洲,他可以帮我什么的。在说再见之前他问我要了电话号码。又一个周五下午,我来到图书馆。我们又不期而遇!

Charlie从我这里看到了他向往的中国。他想念台湾,但似乎只限于想念台湾的小吃。他像一个小孩一样听我讲我去过的中国城市。我一得意就真的讲得像他的老师了。他带我去看墨尔本博物馆,去唐人街小巷子里的上海饺子馆,去南半球最大的Casino。然后在赌场奢华的休息间,又听我讲中国的故事。Charlie像我走失的兄弟,可我们从来不携手而行。暑假来的时候,我们计划去新西兰,但由于我的中国护照签证的繁琐,计划取消。然后我们说要去美丽的Tasmania岛,突然之间就订了票,在我买一双旅游鞋时他说了一句:年龄不同,选择也不同。气得我第一次不理他,乘Bus时也不问他我该在哪个站下车,他于是为了“护送”我默默多乘了好几站,然后再走路回去。Charlie,大男孩,原谅我!

Charlie从认识我的那天起就叫我Apple(苹果),他还给自己取名Orange(橙子)。于是我们就像一对水果一样新鲜而默契。骄阳里,我和他穿着白衣蓝牛仔裤,去听free的音乐会,去看令我们啼笑皆非的超现实主义的戏剧(Charlie说简直是鬼打架);还曾有意无意地溜进剧场看了半场昂贵的歌剧表演,Charlie形容我们是Snake in(潜入)。嘿嘿。

Charlie读MBA毕业的时候,我作为他的朋友亲历了他的毕业典礼。之后,寒夜里,我和他在中国城一家餐馆门外排长队,第一次不AA制,我请他吃了一顿热乎乎的中国饭菜。

……

Charlie,我们的相识在遥远的澳洲。你走了,我也离开了。如今,想着我们的故事,我,即使零落成泥,也会——有香如故。

 

Author: Apple Ping

在澳洲大陆的东南部鼎立着这样一个三角:经济中心悉尼、文化中心墨尔本、政治中心堪培拉。据说当年悉尼和墨尔本都想成为首都,国家最后决定在它俩之间选址作政治中心,并用土著语取了一个名字——堪培拉。因而现在每到周末和节假日,堪培拉就几近空城,人们都回悉尼或墨尔本的家里去了。

作为文化中心,ABC即澳洲广播公司就在墨尔本。它受澳洲政府支持。八十年代很影响中国的澳广中文台就在城内。现在由于政府投入锐减,节目时间少,还缺乏生气。我在他们的办公室里,除了看到一些中国字画,还遇到一个原中央电台的老播音员。而在澳广新闻中心,我却看到一派现代、繁忙的工作景象。我感慨:在这里,我竟然没看到一张亚洲人的脸!

说到脸,我眼前立刻浮现出Peter White那张犹太裔的面孔。我第一次在La Trobe大学的网站上看到满脸大胡子的他时,我竟然就确信他是犹太裔人。他对中国一知半解,却非常热情地接受来自中国媒体的访问学者。我称他Professor Peter White(教授Peter White),他让我就叫他Peter 。在我去澳洲之前,他说他知道中国人喜欢送礼,但我一定不要送超过三块钱的礼物,可以带点tea(茶)给他。当我把一斤包装隆重的家乡茶呈给他的时候,他一定要我改日去他家里作客。为我去做客,他专门买了一种印度的绿米,但我却难以下咽,因为绿豆煮开后,他就捞了出来,根本没有煮烂。我刚到学校时,安排好我的办公室,他带我去图书馆、书店、咖啡店和茶室等等他认为我应该马上熟悉的地方,然后站住问我怎么回办公室?我愣着,不能辨东西。他大笑: women are always lost.(女人总是迷路)。下午下课后,等bus时很少车很多人。Peter于是经常让我搭他的车回家。我不好意思,他总说:“I am happy to take you home”(我乐意送你回家呀)。于是我记住了那个白屋的栅栏。Peter一説:“oh, white house”,我就准备下车了,然后再走回家。Peter的妻子也是个媒体研究者,因此他们每年的假期旅行都是休闲+工作,收获颇丰;而他们的儿子却想做个世界公民,总在澳洲之外闯荡,一会儿纽约一会儿伦敦,还曾在北京的美国公司工作一年。我因此还希望Peter能来看看中国、游游海南呢。不过无论见不见,我对于Peter,是中国的Ping;Peter对于我,是又一个恩师,每有大事或者每到圣诞节的时候,我都会给他发一封Email,他也总会最及时地回复:“Ping, very happy to hear from you”(很高兴有你的音讯)。

澳洲很多文化界、新闻界的人都像Peter一样,在英美学成之后回到澳洲发展,所以人文、习俗等等都极似英美。电台、电视台经常就直接转播英美正在播出的某档节目,因而对英国的BBC或美国的Opera show(奥普拉脱口秀节目)等等内容,他们都一样地熟悉。我的感受是:澳洲与英美是亲戚,很近很亲的亲戚。记得那一年,人们一面迷恋”American Idol”(美国偶像)的选拔,一面全国狂欢般地选出Australia Idol”澳大利亚偶像” Guy Sebastian(盖伊赛巴斯蒂安)。Guy Sebastian(盖伊赛巴斯蒂安)小时候从马来西亚移民澳洲。他的亚裔背景一点也没影响他的获胜。所以,平等和包容,使澳洲比英国少了拘谨和排外、比美国少了自大和竞争,越来越多各种族的人在此生根、开花、结果。

我喜欢澳洲,她是常邀亲朋好友barbecue(烧烤野餐)的大花园,不是一个声嘶力竭的竞技场。

 

Author: Apple Ping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没想到在福利很好的澳洲,时常会见到乞讨。到墨尔本不久,有一天我依然从 La Torbe 大学走回住处,突然路边有个青年向我伸手要两块钱,说他要买烟抽。我不明白,便说没有。他马上说:“thank you”,好像我给了他钱似的。后来听说在澳洲允许两块钱买几支烟,以便让烟鬼解馋。如果说这次遇到的还算礼貌乞讨,那么另一次真影响我对澳洲的印象。有一天晚上看完朋友,我与另一个同学找到一家披萨店。海鲜披萨!我们顶着冷风,一面狼吞虎咽,一面等 bus 回住处。旁边的加油站,走过来一男一女。他们向我们要10块钱,说钱丢了、车没有油了,然后跟我们叙说丢钱的故事。我不知所措。同学他比我早到澳洲一年,只见他不断地说:“so sorry,we have no money.(真对不起,我们没有钱)”。之后我才听说这也是一种乞讨,乞讨者甚至留下手机号。我不知道这种乞讨,为什么专门针对貌似学生的亚洲人。

澳洲乞讨,不仅讨钱,还讨爱。在 La Torbe 附近的Northland Shopping Center(购物中心)的bus总站,经常会有闲散的男子跟单身女子搭讪。开始他们会说:“you are beautiful”(你很漂亮),然后可能会说:“I like to have your number”(我想要你的电话号码)或者“I hope to have a date with you”(我希望跟你约会)。我没有见过他们动手动脚,所以你若想了解底层人,不妨跟他们多聊几句,而不善于冒险的我,只敢笑笑:“sorry, I don’t understand.”(对不起,我不懂你的话);他们会笑着在你身后坚持:“you do understand”(你当然听得懂)。

澳洲作为一个福利国家,也越来越发现福利太好不全是好事。因为全民医保,所以医院里很多用具严重浪费;因为失业有保险,因而养了一些靠救济生活的懒人。Simon和与他差不多大的一个青年租了一套福利公寓房。他们不是同性恋,只是志趣相投。每两个星期,他们每人从政府得到500元救济金,然后马上大吃大喝一顿,再把冰箱装满,再付水电等生活费用,再去赌场视钱包情况大赌或小赌一下;所剩无几的时候,就呆在屋里看电视、玩电脑了。有一次刚拿到钱,他请我们去坐一坐。我除了喝点可乐,什么也没敢消耗他们的。Simon问像他这样的人,如果在中国是不是饿死了。我快离开澳洲的时候,他告诉我,政府给他发了100元着装费,并给他安排interview(面试),让他去找工作;还有,政府还安排他的同伴定期去做修路等等义工。看来澳洲政府也不想再这样养懒汉了。

Simon梦想有一天能有钱来中国看一看。此时,我已经很久没有Simon的消息了。我真的希望哪一天,在澳洲讨福利过活的Simon,我能在中国见到你!

 

Author: Apple Ping

 Sydney(悉尼),台湾人称“雪梨”,给我一种形状漂亮、晶莹剔透的猜想。

生命就是一次旅程,我愿意遍尝滋味。圣诞前夕,我决定坐火车去悉尼。之前我已经坐火车去过南澳的Adelaide(阿德莱德),所以我知道在澳洲坐火车旅行的,绝大多数是不赶时间的老年人。第一次坐火车给我的印象是悠闲,一副“风吹草低现绵羊”的风光。这一次从墨尔本到悉尼,没想到,晚点晚点再晚点,等我转乘市内火车,跟20年未见面的女友在她家门口的站台会面时,天已漆黑;于是我没有看见她一直叨叨的头上辛劳的白发。

10多年前,在澳洲,女友靠一边在市场卖鱼,一边读完了中文研究生;但是因为澳洲缺护理人员,她只好又读了个护理本科,才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她买了房子又卖了房子,意外怀孕又生了个儿子,所以一对孩子,整天除了跟她吼英文,还恨不得抱着她的腿缠绵。我笑说:儿孙绕膝,天伦之乐啊。她笑说:回忆里,那面包的香味怎么那么诱人啊!

第二天,我、女友、俩孩子还有婴儿车,被她先生开车送到悉尼歌剧院附近的Park(公园)。车过悉尼大桥时,我还没找到感觉体验这个世界著名的“大衣架”的宏伟。悉尼歌剧院,在她问世之前,原址是一个车马过河的渡口。我把她想得太美了,一见面,我怎么也不理解悉尼歌剧院的墙体,怎么用的是我印象里卫生间才有的小小方瓷片呢?还有,歌剧院的玻璃也还是过时的咖啡色?她,像一个好莱坞的著名女人,不沧桑,但却有些老旧了。或许我不甘心没能与歌剧院、darling harbor(情人港)一见钟情,因而,第二天第三天,他们上班上学去了,我买了daily ticket(日票),一个人坐市内火车游悉尼。我一大早就坐在歌剧院旁边的长椅上,看阳光照到歌剧院的各个角度;在河边,与几个晨跑的人,纵览最昂贵的一排酒店从慵懒中醒来。渐渐地,来了一拨又一拨说中国话的我的同胞旅游团,他们一定会跟歌剧院合影留念。下午,darling harbor(情人港)的河边石阶上坐着许多傻想的男女。我落座其中,怀念起香港的维多利亚港,那是我至今见过的最浪漫的港湾。情人港的酒吧很有名,2000年悉尼奥运会期间,丹麦王储弗雷德里克就是在这里遇到了他的王妃玛丽唐纳德。

我揣着daily ticket(日票),可以一天里无数次地坐火车,转来转去,我要去找悉尼的Chinatown(中国城)。我以为会有一条街或者一个中国门楼之类的建筑让我确信到了中国城,却原来悉尼有一片地方属于中国城,让我觉得到了老上海,而且不时能听到上海话。正是圣诞期间,街上、商场里、火车上、各个景点,后来我夸张:悉尼百分之八十是中国人,尤其是上海人。

悉尼,真的像一个雪梨,晶莹漂亮,给人猜想和梦想!

 

Pages

63365 reads
Subscribe to RSS - 旅游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