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Author: Apple Ping

读史告诉我,有河的地方就有文明。墨尔本就是依着亚拉河南北岸建起来的。三座桥Prince bridge(王子桥)、Queen bridge(王后桥)、King bridge(国王桥)把墨尔本连成了一体。我想因为桥、因为水、因为岸,墨尔本因而有了数不完的park(公园),绿草如茵,天高地不远。人们在其中打高尔夫、赛狗、练习他们钟爱的cricket(板球)、举办夏日乘凉音乐会,还在上面野餐、晒太阳、看小说、谈情说爱。

亚拉河发源于墨尔本东部的山区,从墨尔本奔流到海。两岸风情无限,每天有很多人沿着河岸散步、奔跑、休息、看风景。我到墨尔本时,正是她最美的6月。一天,跟着朋友,从下午就沿着河南岸观光,不知不觉到傍晚时分,我发现有人在拍婚纱照、有人在画画;通透的蓝天里已不见太阳,却依然金光闪耀,天空变得橘黄、橙红,河面烁金点点,河水变得粉红如那新娘的脸。似乎一场盛装的演出即将开始,人们迫不及待进入角色,走上舞台。我惊呆了!久候的摄影师除了按快门,似乎世界跟他无关;新人们呼来唤去、一片尖叫;画家们的画笔已经不够用;行人驻足、凝望这绝美的亚若河的黄昏。。。。。。我记忆里莫奈、梵高等等大师啊,跟亚拉河相比,你们的作品显得粗糙、缺少生机了!

因为这一次与亚拉河的“艳遇”记忆深刻,此后每有朋友来墨尔本,我都会带他们去河边坐一坐。一次,一个在澳洲内陆学习的朋友来看我,我把他带到南半球最大的casino(赌场,娱乐场)对面的亚若河边。我们聊得累了,于是坐在木椅上看天。突然,一架直升飞机向casino飞过来。我们打赌:它会朝我们飞来,一定会的!直升机越来越低,不敢相信,它真的飞过来了!还准备为我们降落呢。哈哈!它很快降落在我们50米之外的一个水中平台上,下来两个人,拿着摄像机——是channel 9 (第九频道)的新闻记者。原来,在澳洲,电视台为了抓新闻,常常租用直升机到达现场。而这无意中,便给我与亚拉河之间的回忆,增添了抹不去的惊奇和惊喜。

在亚拉河两边的咖啡吧小憩,是不能不做的事情。阳光下、灯影里,一家连着一家的咖啡,露天摆放着,飘出的香味直达你的心里,令你选择。就是那时候,我喜欢上了Capuccino(卡布基诺)。之后,在上海衡山路的霏霏细雨中,我似乎品味到亚拉河边咖啡的感觉。 亚拉河上的Prince bridge(王子桥),交通繁忙,游人如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会在此留影,于是背景中河边的concert hall(音乐厅)和圣教堂就成为永远的风景,被带给了异国他乡的至爱亲朋。

。。。。。。

亚拉河,我异国的情郎。

Author: Apple Ping

Tasmania Island (塔斯玛利亚岛)与澳大利亚,地理和地位,都俨如海南岛与大陆。作为七个州府之一,除了被世人赞为有生必去的50个地方之一,近年来最轰动的就是首府Habert(霍巴特)出了个王妃玛丽·唐纳德。2000年悉尼奥运会期间,玛丽在Darling Harbor(情人港)的一个酒吧遇到丹麦王子弗雷德里克,从此,上演了一个现代灰姑娘的童话。04年5月,塔斯玛利亚专门派送了一个民乐团去参加这场轰动世界的婚礼。而当这个童话还是一个秘闻的时候,我来到了塔斯玛利亚。

 little lamb hot pot Boston

03年11月的一个深夜,我从墨尔本飞到霍巴特。因为离南极又近了一步,所以记忆里那个夜晚很冷,而我们网上预订的 Youth Hotel(青年旅社)隔壁的一个pub(酒馆)却异常火热。我第一次明白了为什么澳洲人的世界形象就是喝啤酒的大肚子男人。哈哈,我也第一次领略了如同茶馆一样,在这里,你可以结识各色人等。随着狂热的人群,我们也站着狂歌。我记得有一个白衣男子説因为新婚,开心所以来酒馆。那妻子呢?我以中国女子的心态很怀疑,于是不再搭理他。

我们的旅行社叫tiger(虎),司机是一个50多岁的男子,他还兼导游。他的特别之处是途中会突然停在一个马厩前,向你泪汪汪地叙说那匹老马的故事;还把我们车上的午餐安排在一个废弃的亭子里,一面吃饭一面督促我们看风景。他的“例外”激怒了一个德国老太。她认为浪费了时间,于是骂澳洲食品是rubbish(垃圾)。她誓要走遍世界,每到一个地方,就在牛仔帽上别上一个徽章。她游到中国时遇到一帮围着她团团转的人,因而她对中国的印象特别好。同行的车上还有一对老夫妻令人瞩目,那位男士温柔绅士,那位女士娇俏亮丽。据说他们来自香港,总是挑最好的季节欧游、澳游。一次,我们都上车了,但开车时间还不到,旅行车就一定要按时间表行事。偎在老绅士臂弯里的女士突然叫道:“这么死板!叫10个中国人来,把他们闹翻天。”——我猛然觉得她不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吧,身上有文化大革命的味道……

塔斯玛尼亚,这个养育了丹麦王妃的小岛,风情绝代。Lanceston精致小巧,城美如画,每一幢建筑都不特别高或特别低,风格一致,色彩却不同;早晚,钟楼的钟声响彻全城;连阴云密布的天空,也像是一场心颤的彩排;傍晚,我看到:黑夜披着黑色的袈裟,降临了!我们穿行在岛上,如穿行在画中。路过好多似乎永远花开四季的村庄,脑子里闪现的是:我愿意余生在此度过!只是恐怕再也听不到中国乡音、看不见亲人的面孔了……

关于塔斯玛利亚,记忆里还有两件小珍品。我不止一次地看到了大片大片的薰衣草。她们在蓝天绿海中摇曳生姿,比不上普罗旺斯的艳情,但绝对超出了我对花草最深的依恋。还有一件小珍品:岛上每个地方都有手工艺人,他们的手工艺品精巧、美丽、便宜;我挑了一个木制的Apple(苹果),至今带在身边,作为我的标签——Apple

 

Author: Apple Ping

清晨蒙蒙亮,我空降到了墨尔本。

蒙蒙的墨尔本渐渐清朗起来。我看见一座座想念中的别墅、花园,粉色、黄色、淡绿、浓绿、枚红、纯白……师兄说这就是house和garden(房屋和花园),墨尔本就是一个有名的大花园,他的家是带天窗的纯白色,前后开满玫瑰,种有柠檬树和李子树。那可是我想象中的家!师兄为我租的房子靠近La Trobe大学,附近有一个很大绿地的奥林匹克公园。这一带曾是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的奥运村。奥运会后,政府作为福利分给了许多很不富裕的人。所以房子不豪华,但所占面积大,花园也就更恣意些。我临时的家红墙黑瓦,曾是一对很年轻的华人夫妇的爱巢,我的房间曾是这对情侣的卧室,屋顶和墙的最上部被刷成明黄,其余的都刷成枚红色,木地板、落地窗,窗外是不能再挺拔的玫瑰花,俨如那对劳燕分飞的情侣。我用一点细铁丝把花枝扶起来。没想到,一年里我挨着她们花开花落,便没有像别人那样频繁换租房,直到我离开colorful的墨尔本。

每天,我去学校要经过许多带花园的房屋、彩色工厂、矮树林,连一个外卖店也是橘黄色的;于是记忆中我皖南的黑瓦白墙,似乎就显得有些年长。我一出门,就扑鼻而来一阵不知名的树香;我深刻地记得第一个转角处那浓郁的亲人般的桂花香,还有掩映在浓淡相宜、错落有致的绿意里的绿屋的甜醉。我越来越觉得西方人白皙的皮肤、金色的头发、碧绿或碧蓝的眼睛,先天就决定了他们对色彩如此地在意和在行。一次,我和一个黑头发的男生走过一个玫瑰盛开的花园,一个老妇人正在剪枝。我说了声:“So beautiful(好漂亮)。”她于是停下手中的活儿,跟我们聊起了她17岁跟着情人来到澳洲,从此远离了英格兰家乡,但英格兰玫瑰却一直陪伴着他们。如今,情人老矣,他“Very lazy ,stays at home ,never does it.”(非常懒惰,待在屋子里,从不帮忙修剪花园。)老妇人半埋怨半娇嗔的样子把我们逗笑了。然后,她剪下一捧黄玫瑰、粉玫瑰送到手里,让我们分享她久远的爱情。

南半球的澳洲与我们北半球的冬夏恰恰相反。我喜欢冬季的墨尔本,最散漫最惬意的时刻是每天从住处到大学的路上,摄氏十几度的天气里,我在水洗一样宁静、碧蓝的天空下,独自穿行在花红柳绿中,有时高唱“东方之珠”,好像他乡真能遇故知;有时与路遇者互道:Good morning(早上好) ,have a good day(日安) ;偶尔,那位金发男子对我笑咪咪説:Good looking(漂亮),于是心情也被染成了粉红色调……

十一月至来年二月,翠绿的墨尔本疯长之后变得枯黄。我这才明白原来那满山遍野的层层的绿,非人工修葺,乃气候使然。这时候也到了澳洲人最担心的bushfire(丛林大火)频发阶段。我记得那些似乎还在冒烟的黑照片,从此我看到枯黄,便忆起澳洲——我那个也美丽也温柔也有点脆弱的临时的家。

冬天的墨尔本,最美的季节!万物葱茏,花红柳绿?不,她远不止两种色彩;五彩缤纷,花枝招展?no,太俗化了她。我脑子里蹦出的就是这个词:colorful。对,就这个意思:华美的、多彩的、有趣的。

Author: Apple Ping

大马,马六甲海峡、马来半岛、马来亚人、马来西亚国家。

十九至二十世纪,福建、广东一带大批华人为了生计漂洋过海闯荡南洋,马来西亚是他们的目的地之一。如今,马来人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六十以上,华人占百分之二十五,其他是印度人种等等。马来语和英语是通行语言。如果你问宾馆接线生会说中文不?他马上回答你only English,感觉他们不屑学中文。有个笑话,中国游客要求修空调,马来人服务生也不说听不懂,只是哦哦满口答应;中国游客得意自己让他们明白了,可左等右等也不见人影。其实,整个是鸡同鸭讲啊……文化的差异曾是马来西亚族群暴动的主要原因。1983年,马来人主导的政府要铲除华人的永久墓园三保山,引起华人极大愤慨;之后每个马来西亚的华人捐出一元钱,并与政府斗智斗勇,最后保留三保山至今。我们车过时,三保山郁郁葱葱生机无限。导游说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式的那夜,他的第二代移民父亲泪流满面;已经去世的爷爷临终还嘱托有机会要回中国去。——第三代移民的导游阿邢祖籍海南,他的话让我们全体沉默深思:国大家大、国强民强!同时感慨,有容乃大,无论人种民族国籍,接纳包容共享,才是共同的出路;而无比坚韧的内心的坚持和抵抗,比起竞争至死胜者为王的外表强权,更让世界动容和敬仰,比如圣雄甘地比如夫人昂山素季!

马来西亚云顶集团的林梧桐先生是华人的骄傲。他于抗战期间被迫二次离家下南洋,改变性格,勤劳闯下一片天地,60年代以无量的胆识在1700多米高的荒山开创高原度假酒店,给酷热的马来西亚一片清凉。这个奇迹酒店离吉隆坡1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搭缆车15分钟到达。如今,这里不仅是游人必到的景点,还是马来西亚人娱乐消暑的好去处,所以这里出乎我意料地繁荣昌盛。为了纪念他,山脚下兴起的旅游小镇命名为梧桐镇,而“云顶”这个再贴切不过的名称,则是他的爱妻在众人都困惑的时候,一语点破的。这也算是纪念他们人生如初见并相守终生的爱情传奇吧。

马六甲古城中著名的三宝庙,是为郑和下西洋而建,据说一砖一瓦都是从中国运来。三宝庙一派迥异的中式气概,但郑和的石像被移在庙中的院子里,说是因为佛教的庙跟他所信的回教不符。这一点让人觉得蹊跷和遗憾。存在我们课本里的马六甲海峡,也在古城外,它是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咽喉要道,亚、非、澳、欧往来的重要海上通道,而眼前的它,既不风雨飘摇也不繁忙热闹。马六甲古城却在16世纪就已经很繁华,至今依然可见被政府保护着的百年古屋,不见古旧,还满显欧化的绚烂和风光。现在,信仰回教的马来西亚到处可见清真寺,漂亮堂皇。它被称为洋葱头。形象亲切。同行的萝莉妹妹每见厕所必访。花园式的厕所。里面有一块露天的专区种上树木花草,因而从炎热的室外走进去,降燥降火还颐养性情哈。

马来半岛常年是夏,那里的热和白炽的阳光让我庆幸自己住在海口,南有五指山挡住燥热、北有大陆的四季更迭。大巴车奔驰在马来西亚高等级的公路上,阳光明亮,蓝天白云,红墙蓝瓦,绿草如茵,很有点澳洲大花园墨尔本的意象。我爱那样自由适意的居家处所:落地窗、大花园和各种果树。然而此家非彼家,有爱才有家。我们最后看一看著名建筑吉隆坡的双子塔吧。车停在街边远视双子。银白色的双子塔像两个孪生兄弟,傲视群雄,灵气勃发,伟岸地叙说着它曾经的世界第一。斗转星移,没有永远,曾经就已经很美好!

2012-2-20 16:55

Author: Apple Ping

顺化,越南的古皇城,最后一个封建皇帝阮皇帝的皇宫和陵墓都在此。感觉:无论你走马观花还是仔细探究,都会觉得这是古中国的一个影子,比如故宫,比如中山陵,只是到了越南中部的这里,尺寸、气势都缩了,缩成所谓的谦卑和恭敬。让我总记得那句话:越南对中国经历过一千年半推半就的依附。所以,在阮皇帝的宫殿和陵墓里到处都是汉字,因为那时用汉文字是尊贵的象征。如今,作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古皇城和陵园,古旧到我想不通是缺钱修缮呢还是有意要保护原真的过去?到处可见许多廊柱都被四面支撑着,让人担忧它们会一夜间灰飞烟灭。当年,那个阮皇帝放弃抵抗,免除了生灵涂炭,也才保住了这段看得见的历史。流连忘返抬眼举手之间,不免对那个看似不奢靡的皇帝生出些许敬意。

   顺化,越南的一本历史书。十九世纪中叶之后,法国对越南开始了一百年的殖民统治。杜拉斯的《情人》和其他欧美文化中都有记载。之前想象是否人种上有痕迹呢?没有发现。法国给越南的三大“贡献”:语言、铁路、咖啡业。当年因为没有文字,传教士发现很难在越南传教,于是琢磨越南语言的发音,用字母和声调发明了现在的越南文字。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米宽的窄铁轨依然是越南国内唯一的铁路。到今天,越南出产的咖啡和做出的法式面包,还被人称作比法国本土产的还好吃。可惜,我们没有尝到。而唯一的一号高速公路,越南人自称是龟速公路,慢而且经常坑坑洼洼,被戏称为鸡窝路鸭窝路大象窝路。

顺化,让人回忆起我们的八十年代。古皇城根下,摩托车飞速行驶,偶见到一辆奔驰车,我们同声惊呼,好像它只是历史的穿帮。车揽顺化城时,我们发现,古城竟是如此的轻盈美丽。到处可见法式建筑,颜色和式样都是欧式风情,即使新建的,也统一风格。一百年前建造的红墙红瓦的顺化中学分男校和女校,紧挨着,美丽堂皇。第一任越共主席胡志明曾在此度过中学时代。此时的顺化,让我想起遥远的南半球塔斯马尼亚岛上的LANCESTEN小城,那个黄昏的艳丽和钟情……

在顺化最大的超市,我想体验一下与越南人的交往。我问一个手拿对讲机貌似经理的女孩卫生间在哪儿。我说英文,她不明白。我想起越南的卫生间字母是Nu,于是发音“奴”。她立马明白,带我去找。可不对我不是要买东西。我又用英文问lady room,她又立马明白了,把我带到女士用品区。No,我又说又比划喝水的姿态,可她说越南话。我们没法明白对方,急得抓住路过的任何人,也都不明白。我怕自己过了导游约定的时间,问她what time.这下她知道要看手机的时间,突然我想到拼写卫生间的英文toilet,她一输入便恍然大悟,可能是英越字典帮忙的吧。我们哈哈大笑,我差点抱住她亲一下!之后,她告诉我已经学了5年英文,但不会中文,好像此时英文也突然开窍了。别时,我真情地拥抱这个白净秀气的越南女孩,想说中国见,但我知道此生我们不会真再见了吧……

顺化,沉淀如一位老者,温情如一个女孩。

在路上,我美美体验。

2011.11.18. 生日

Author: Apple Ping

一说到北越,我辈人首先想到的城市是河内、海防市、以及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学里那个英雄报告团里的将军之子曾令我们唏嘘不已。三十年,弹指间,料想,美人迟暮,英雄还安在否?

岁月到1994年,下龙湾开始开放开发。是因为水浅吗?我们的游轮不能靠岸,由小驳船接我们上岸。上上下下间,由越南男人护持着。他们礼貌、谦逊、小心翼翼指给我们脚下的踏板。导游也是个40岁的越南男人,名字听起来音同“犯贱”。到我们快分别时,他才跟我们介绍他的咖啡。我们都不理不买,可怜他还卖力唱了俩首歌。越南旅游业,但愿你朴实着,永远不学会笑里藏奸、强买强卖。

新兴的下龙湾,海岸边水草相依,皇家公园、俱乐部、大大小小星级酒店,一派洋气,有点像游艇俱乐部集结的墨尔本海边的气度,只是少了点南太平洋的宁静、幽蓝以及衍生出的欧派优雅。海滩不如三亚的细软白净,海岸线上却比三亚更热闹,填海造地大兴土木。中国是下龙湾最主要的客源地,所以越南文、英文和中文在这儿都能看到,摆摊的、跳舞的、服务的,都可以说一点点越语之外的语言,让你感觉到它的开放、开明和在越南的开先锋吧。

如一朵奇异的花、香飘世间的是下龙湾的“海上桂林”。之前就耳闻它被评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世界自然遗产之一;或许,想象永远超越现实,眼前的下龙湾,有桂林一步三景的影子,却没有漓江惊心动魄的美丽,心里油然想念起如一捧盆景一样精致、非人间造化似的小城阳朔……下龙湾如一串散落的翠珠,在海上,恣意地延伸着桂林的山山水水,如一条裙裾,预演着天地自然至美的风景和纯情。

为何目睹下龙湾,让我如此地思前想后?我跟友人不止一次地说起我未曾亲临的九寨沟,我们相约明年最好的季节一定不错过!九寨沟,你需要不再轻狂的女人们,去把玩、体味你绝世的美丽和爱情。

——等着我!

2011-11-21,11:55

Author: Apple Ping

好多岩洞都以龙字取名,似乎龙是定要藏着的。我却对不天不地的洞内风景没大兴趣,所以我问可以只去九寨沟不去黄龙吗?导游说不退票,那你一天呆在山下的车里等我们。那到黄龙看什么?她答也是水。我害怕高原反应,我不能呼吸。如果风景里面有风险,我向来放弃罢了。导游说为了消除危险,政府研制了红景天口服液。上山之前,我们被停在一个房子前,每个人都买了。10元一支,当场喝下3支,据说可以消除高原反应。

高处不胜寒?老天爷已经很照顾我们这趟行程。从在九寨的蒙蒙细雨变为阳光若隐若现,让我等饱览了绝美风景;到这里,天高气爽的样子,让我们恐寒恐高的情绪削去一半。索道到达近4千米的高山,我们开始从上往下看风景。可是,不久,我觉得有点气喘。忍着!等再看见吸氧区时,假说体验一把啥叫吸氧,我们一字排开,吸氧。身旁一个8、9岁的男孩,满脸鼻涕眼泪地哭说吸不到。妈妈烦了说那就不吸了。“不行的,要吸的。”——他不舍地哭着不断把塑料管往鼻子里塞。我们被逗得哈哈大笑。笑,此刻可是浪费体力和气力的。我慢慢不再笑不再说话不再搭理谁。终于要到达五彩池了。图标指示需掉头向上400米。这是确确实实的高原啊!我的气力不够向上,可是,可是……腿像灌了铅,心脏觉得被压,颇感凉意的身体也一下子变得全身冒汗。同行中的黄姑娘原以为九寨黄龙也就像逛逛街一样吧,没曾想是如此艰难!她嘴唇发紫,一直说不上去了。我油然来了精神。不,一定要上去,怎么也要上去,就像人生我们只来这一次吧。黄龙,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亲近!

或许是红景天口服液的心理支持,400米长就像400米高一样地不容易,可终于到了!五彩池,海拔3900米的钙化彩池群。围着彩池转一圈,由于角度、光线、远近等等的不同,她呈现的美艳比如蓝绿、海蓝甚至浅粉、水黄等等色彩,不一而足,让你眩惑;她又像一个丰足的调色板,能想到就能调出世间最稀罕的色彩。我们一面为自己的艰难到达感叹,一面也遗憾好些人因为体力不支或者毅力不够,错过了这高高在上的炫美。风景如人,错过或许就是永失。

没有想到,五彩池往下,才见到了黄龙作为世界自然遗产的魅力所在。精美的木制下山道结实精美,而且延伸到你可能看风景的每个角度。我们的左左右右是奔腾而下的山泉。这样的山泉一改我以前关于山泉叮叮咚咚的印象。它忽而气势如虹轰鸣山响,忽而一泻千里后落在一个平地,再九曲回肠般地转成一个又一个迷人的彩池。听见一对母子对话:妈妈,上山坐索道,下山应该漂流。可是,这水不是往一个方向的啊。那么妈妈,漂流可能就漂不下山,或者漂到哪个池子或者树林里去了是吗?是的宝贝……

慢慢走,看风景啊!可由于团队行动赶着下山,我不敢多停留。脚不停步,偶尔忍不住回望几眼黄龙的山、水和天空。我相信山水之间的灵气,比如黄山的缭绕、桂林的地势山形以及九寨沟无与伦比的灵秀。毗邻九寨的黄龙,像一个男子,挺拔俊秀,宽敞明亮得似乎可以天地兼容。我想起那个说法:如果你爱一个人,一定要与其有一次旅行。在往五彩池艰难的上行中,我五步一停十步一歇,坐在木道的梯级上,邻座的老者相携相扶,邻座的情侣相依相偎。在一起,山水相伴,情为何物?

那一天,情,是抵达后的心喜,是我对黄龙亦步亦趋的回眸,是意料之外的凝视和感动,是我把他当一生一次的践诺和期许。

……

2012-8-2

Author: Apple Ping

据说当年外军上岸,指着妈祖庙问这是什么地方。居民便答曰妈祖。世界从此称澳门是Macao。

我以为澳门是个比香港还要积木堆积木的地方,不想她矮多了、松散多了、还老旧一些。一到澳门,导游就喋喋不休,香港楼高是因为当年英国实行的是高地价,澳门楼不够高不够好,是因为四百年老葡萄牙们不想好好建设澳门;澳门作为内地游客的最后一站,吃亏了,游客可别吃亏,赶紧买比香港要便宜多了的免税品……

澳门像一个长得不很周正的男子,有点年纪、有点阅历,有点动荡和危险,有点钱但不够爽快了,还有一点点不好。众人皆知到澳门要去赌一把。导游把我们带到从美国拉斯维加斯复制过来的Venice Casino威尼斯赌场,免费观战,豪华奢靡。擎天未满18,被拒绝进入;我像看风景一样转了一圈、再转一圈,我想找找是否有黄金做的洗手间呐。没有。Venice,集赌、吃、住、购、娱于一体,都极尽奢华,似乎人生只有这一天过了。在二楼购物区的外面,我以为是露天透气的地方,我不相信人可以再造一重天!擎天说那云怎么是静止的呢?原来,那个天的上面是第36层酒店!芸芸众生啊,几人不是看客?!

在澳门的天空下,何鸿燊的名字如雷贯耳。他的艳情、他的财富、他的善心善事。他像个半空中的神仙,因而把与四姨太的粉红豪宅也挂在半山腰,屋顶还派铁公鸡昂然矗立。我们在澳门的时候,据说他身体欠佳正住医院。无数人每天感受着他修的桥、他建的观光塔等等,在他的故事里,回味生命如繁花一样的富贵和堂皇。我们奉上深深祝福,哪怕他仅仅作为一个年过80的老者!

澳门小得有点让你不能甩开膀子似的,马路经常成为临时停车场。汽车靠左行驶,但驾驶座有的在左有的在右,因此加上路窄,一下车,你有时就站在路中间了,吓人一跳。还有,澳门有不少摩托,只是不像90年代的海口那么乱。这里街巷大多很短浅,目力能及,也就养不成深邃、炯炯的千里眼吧?我因此再次表示:擎天,求学的路,惟有北上,或者西进。

澳门的房子据说不贵。导游还说澳门居民每个月还可以领到两瓶深海鱼油来保健、养身。这样的介绍也许有广告嫌疑,但是澳门确实有非常好的社会福利并且国际化。这也是好多人心之所系、心向往之。

有消息说:政府将租用珠海一片地,将澳门大学北移珠海。

8月21日早晨,我们一过拱北海关,就像进入了一个大园子,豁然开朗;珠海像一个清新的可人儿,正引你入园……

写于 2009-9-16

Author: Apple Ping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落笔时,脑海里就蹦出来这首诗。庐山,我是第二次亲临了。那一年的夏日,似有雨的天气,做电视的一批年轻人相聚九江开会,顺道去庐山观光,还留下来些许暗恋单恋错恋的故事。庐山留给记忆的是山青青水凉凉、可以步行不会劳顿困苦的印象;当然,还从此记得那个美庐里的卫生间,巨大奢华。这次,在美庐时感觉时空错乱,见到那个卫生间时已没有感觉。其实,生命中你经过的所有逗留点,不会都原封不动,如同人,物是人非,或者人非,物也非了。

这次我很欣然,陪妈妈和孩子再去趟庐山。本没有想到,是我的“青梅竹马”的提议。然后他安排了司机和豪车,爬完庐山400道弯,上到了牯岭镇(牯岭镇之名来源于英文的cool,凉爽的意思)。突然间,感觉不真实似的,小镇拥挤不已,车满为患;似乎他们都是从天外突然降临的,只是相貌相同习性相近。说是,有闲有钱的人们来此避暑了。山下,广大的华东地区正酷暑难耐,难耐到我憋在空调屋里心躁流泪。牯岭镇上上下下的地势,让我又自愧车技不行,好在刘师傅稳稳的闲闲的,总能把捷豹很妥当地停在夹缝里。我爱那辆捷豹,鱼子酱色,优雅独特,随人性却暗藏霸气。

导游听我们的。太高太低费体力的地方,师傅和孩子去爬,我和妈妈就等在半途了。最老追星族的妈妈,我享受让她跟我走走停停、开心悠闲的时刻,最不愿看她满脸流汗在厨房里一餐又一餐操劳的样子。妈妈,我开心快乐的事情之一,就是陪您走东走西、乐享余生。而对于孩子,要见多识广。我期望在我身边的时候,他看到的世界越来越精彩。

精彩的世界不一定很远。比如庐山,比如在庐山时我想念的海南——这个夏日里不闷热、早晚还凉风习习的海岛。庐山,19世纪以来被开发利用,一些传教士也在此建别墅。我们猜,当年他们来度假避暑,一定是坐人轿子上山的吧。这一群老别墅,云飞云落,依然屹立着,还变成了当地政府和居民的创收源之一。现在名为庐山抗战博物馆的小楼,有个著名的会场重现。妈妈对照一个个人名,惊呼“都是坏人啊”。儿子似也不陌生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是是非非。此地门票50元。我惊讶全国的博物馆不都免费开放了吗?我欲在意见簿上提意见。可意见簿上只见赞美的语言,还有一些页明显被撕去了!那么,我提意见谁看得到呢?一个年轻员工说,你提,我拍下来发微博。售票员也鼓励我提意见,说本来就应该拨款。我不能究其内里,只好悻悻离开。施行教育并商业运作?设在馆内的铁闸门着实让人心寒!我是个较真的人吧。如果较真能使生命有尊严,何不为呢?可,时间已晚,我们还是找地方吃午饭了。

说到吃,在牯岭镇上开饭店一定大发。饭菜再难吃也要吃,而且不计价格。导游说庐山开饭店是要特批的,所以麦当劳肯德基之类的不许进来。午饭时,我们希望开空调降温。老板说天太热空调带不动。我们也只有作罢。庐山的西游记水帘洞外景地、含鄱口等著名景点,都被私人占为据点了,摆了一张藤椅,照相收费。据说一个点,一年政府的租金是二十多万元。

庐山,不是灵巧秀气也不是魁梧伟岸。在近现代史上,它跟历史人物和事件息息相关。据说,临近的井冈山秋色迷人,那,四季的庐山,日月经年,每一季都热闹延续、红红火火吗……

(2013-8-29 于海口)

Typically Higher
Author: Apple Ping

慵懒的周日早晨,电话也可接可不接也。再一看,兴奋!三天后有机会去西沙!!于是立即给合肥的磊电话。两年来我们一直在筹划!她立马给在医院的领导请了假,中断了搬新家议程,订了票飞海口。两天后,两口子抵达分别二十年的此地。

GIVEN是我可怨可求、可能还会借肩膀让我大哭的哥们朋友。他开车,我们四人奔三亚。

铜陵的吴,我的青梅竹马之友。他毅然地说我要去西沙!我立即给提供机会的朋友短信相求:不好意思,可以再给一个名额吗?求你了……三天后吴在离港数小时前,飞抵三亚。

我们五人在傍晚时分,搭船去西沙。

这天,云多风大,海越来越不平静。摇啊摇,摇啊摇。虽然一直给自己心里暗示“我不晕船我不晕船”,不久,大船还是将我摇得躺倒兵床上。此时心里还掂着一句古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夜里想去一下卫生间,结果,一起床,吐得昏天黑地。后来有人告诉我,连老鼠都会因此想要跳海。头很晕脑很胀,不敢吃喝,无法入眠,十几小时不上厕所,只能平躺着,五脏六腑像被谁抓着荡来荡去,让你不及想象黑夜里风浪中的大船,飘摇着,是危险不是浪漫;似才明白摇篮里的婴儿为什么大哭,一定是类似的不舒服不妥帖;而且,十几小时后回程的摇荡还没有开始呢……好绝望!

我第三次强迫起身,叫醒GIVEN陪我去洗手间。他抓着我胳膊,我东倒西歪随时可以散架。在不分男女的洗手间,他不敢离开,于是背对着我。那一刻,我感动,差点对他示弱地大哭一场。这点,跟我们在车上时恰恰相反。我不停地叨叨他慢点开车、遵守规则。他有意气死我似的压黄线、抢车道,还对我大吼闭嘴。后来,我自觉几天里叨叨过多,跟他道歉,请他别太生气啊。

磊与我十六岁相识,同居519寝室四年。如今她依然小妈妈一样地待任何人。她老公周。当年,我投他而来,没想到我留岛上20载了。20年雨打风吹过,如今记得的就是我坐他单车后,去找广告、吃爆炒空心菜。磊对他,时而老妈妈时而小女儿。看得出,岁月消融,情如手足!

吴在这几天自然而舒坦,偶尔显露出的待事用心和果决,像个汉子令人欢喜。

第二天上午,8点左右踏上西沙。手机响。啊,这么远,谁在打给我?好激动!吴,有意无意地接打电话,第一句或最后一句,都要说“我在西沙”。西沙,像一个女神,招引我们,勾起向往和想象,所以,似乎人人想西沙念西沙;没来过的说:羡慕嫉妒恨啊……

对于驻岛的人,我们是远方的亲人。有个帅哥说:“昨晚看到悬崖上的浪,就知道你们在船上受罪了。”——我们的到来,让他们牵挂和心喜。无数个看天看海的日子,尤其是台风季节风狂雨骤中,心里遍布着被世界遗弃的感觉。这也是我刚来海南时的心情。

西沙,是一面沉沉的、可以与天媲美的镜子,有一种深海洋的幽蓝,不炫目,却成熟精致;俨如爱恨情仇摔打研磨后的我们。站在岸边的风口,你会被吹得幸福,你会被海浪逗得返归童年。那天午休时间,我们五人去找西沙海滩,多云,太阳怕吓着我们似的,一会儿才露一下脸。爱恋水和海的磊两口子,到处寻找能听海的螺和贝。我、吴、GIVEN,我们躺下来,头枕细沙,无限的天、海、日,好远的家、国、他,随想着,各自哼心里的小曲,不挂念也就不心伤。我听见吴的轻鼾声……

四面环海,水却珍贵。雨水净化,或者海水改造。但是改造的海水会损伤皮肤。也因此,你会想陆地。如同闯南洋的华人,永远有一个后方是中国的情结。那是孤独孤寂孤悬后的至尊慰藉。

一日西沙人,终生西沙情。离岛的又一批人,不舍中有点感伤。何日君再来?有些地方,再见即不再见。西沙,一个周折的逗点,一生的旅途,从这里再出发,往前行,回首见——那里依然风不息水不止……

( 2013-3-26 16:15,于海口)

Pages

61972 reads
Subscribe to RSS - 旅游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